中国问题专家入围前十,美国启动新一轮国防体

2019-10-06 20:03栏目:战略战术

www.9001.com 1

美军通过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逐步构建了一套相对完善的联合军官制度,建立了联合军官的培养、选拔、晋升和任用管理机制,规定联合军官晋升比例不得低于军种同级军官,不经联合培训和联合岗位任职不得晋升为将军。然而,这套制度在联合军官认证机制的设计方面过于僵化封闭,只把作战计划和指挥控制等岗位军官列为联合军官,但却把情报、火力、运输、后勤等其他岗位排除在外,从而导致作战部队与情报部队、常规部队与特种部队、现役部队与预备役部队军官岗位类别出现了明显的等级化差异。例如,在传统联合军官制度下,美军军官晋升任用比例严重失衡,常规部队与作战部队军官晋升机会较多,属于“主流派”军官,掌握重大的话语权,但是情报等专业密集型部队、特种作战部队以及预备役部队军官只能在有限领域任职,军衔晋升空间受限,属于典型的“非主流派”军官。

www.9001.com 2 百名美国军事人物Top10

美国防部:参联会主席邓福德抵京 继续发展两军关系减少误判

1973年11月27日,美国国防部根据第 239 号《国家安全决策备忘录》将净评估转隶至国防部部长办公室,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成立,之后一直由安德鲁·马歇尔担任主任,从尼克松政府到奥巴马政府,马歇尔经历了8位总统和13位国防部部长。净评估作为一个系统性分析框架,为决策者和战略规划提供客观公正的评估和分析,并通过分析方法、机构独立性,甚至马歇尔个人和他编织的“净评估网络”,对美军长期战略规划方面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军官;国防体制改革;信息化;战争;美军;联合;国防部改组法;美国;司令部;力量

  【环球网综合报道】2012年12月27日,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刊登文章《100位最具影响力的美国军事人物(10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in U.S. Defense)》,该文介绍了美国百名最具影响力的军事人物的评选过程,简要介绍了他们的主要成就,其中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主任安德鲁-马歇尔和空海一体战研究组集体上榜,现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www.9001.com 3

2015年3月2日,净评估办公室主任马歇尔最后一次作为公务员从五角大楼走出,作为美国国防部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雇员之一,他42年的职业生涯正式结束。同年5月,美国前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任命时任联合参谋部战略计划与政策部第一副部长詹姆斯·贝克出任净评估办公室“新掌门”。

聚焦“信息化混合战争”——

  美国国防领域囊括了大批美国精英:领导人、改革家、科技人员和梦想家,他们帮助美军成为全世界一个世纪以来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最强大军队。美国的军队由文官掌管,总统作为总司令有权指派军队管理层,军费开支也要经过国会批准,美军的编制规模、作战部署等重大事项由文官和军官共同决策。因此,在军方和政府范畴之外,军工企业、智囊团、军事组织也影响着美军的建设和发展。

约瑟夫·邓福德 资料图

詹姆斯·贝克其人

美国启动新一轮国防体制改革

  本次评选的100名最具影响力的美国军事人物经过5个月的酝酿,邀请近30名军事新闻领域的资深记者、编辑和美国报业巨头Gannett旗下的防务新闻、陆军时报、空军时报、海军时报、陆战队时报、武装力量杂志、联邦时报等部门主管进行了投票。

www.9001.com,据美国国防部网站14日发布消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瑟夫·邓福德抵达北京。这是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后首次访华。

2015年5月,前国防部长卡特任命詹姆斯·贝克为新任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卡特对他的评价是:“从军队生涯到在参联会的工作,詹姆斯·贝克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经历思考未来安全环境。他有经验、创造力和长远视野协助国家绘制一条通向不确定未来的清晰路径——评估今天的趋势以便为明天的挑战和机会做好准备”。

www.9001.com 4

  获奖名单具有以下特点:奥巴马总统作为武装部队总司令不参加评选,是评选的最终“决策者”。参评人选不仅来自军方各个部门,也不仅仅局限于名人,获奖名单反映了“影响就是带来变革”的宗旨。

在14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道,邓福德于当晚抵京访华,并向中方询问此访的日程安排和议题等。

事实上,贝克并非前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安德鲁·马歇尔的追随者,他一直出任海军退役上将迈克尔·马伦和参联会主席马丁·邓普西的幕后顶层顾问,尽管在五角大楼之外鲜为人知,但被认为是国防部中受到尊敬且有影响力的人。在任联合参谋部战略计划与政策部门副主任和参联会主席的战略顾问期间,他领导了一个专门负责对当前政策进行红队分析的小组,为所有政治-军事问题提供具有创造性的全球战略观点。

2016年4月5日,美国防部长卡特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讲话,阐明了美军未来改革的四大主要领域,标志着新一轮“国防改革季”的到来。事实上,2015年11月以来,美国参议院针对以《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为基石的现行国防体制,特别是国防部、参联会、联合参谋部和联合作战司令部等核心机构在全球安全新环境下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密集召开一系列听证会,计划以201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通过30周年为契机,推行新一轮国防体制改革。总的来看,美新一轮国防体制改革的根本动因,是要针对当前以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内战为代表的“信息化混合战争”,解决和克服现行体制存在的种种不适应性,其重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200多名在国防政策、军事战略、军事能力方面的杰出候选人获得提名,初选后确定125名候选人入围,他们来自政策、金融、情报、作战、国会、本土安全、民间军事组织、军工企业、军事评论、赛博战、退役军人等各个领域,或是重要部门的领导人,或是有着显著的工作业绩。由于五角大楼即将换届,此次上榜的名人可能不在下次评选的名单之中。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天表示,“请向国防部了解。我想双方应会就当前双方共同关注的问题交换意见。”

在马伦手下工作时,他是主席行动小组的主管,他的团队完成了成百份对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网络空间、军民关系和军队同性恋问题的分析和研究,他还陪同马伦到访过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在内的30多个国家。但是这一段工作更多运用的是在每天或每年的基础上检验战略和政策的能力,这与马歇尔的净评估办公室20-30年的范围不同。

再次调整中央参谋机关职权

  最具影响力的美国军事人物Top10分别是:奥巴马最亲密、最信任的战友、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托马斯-多尼隆,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的国土安全和反恐高级顾问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主管情报工作的国防部次长迈克-威格士(Mike Vickers),美军特种部队司令威廉·麦克雷文(William McRaven)海军上将,参联会主席马丁-邓普西(Martin Dempsey)上将,美国国防部副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美国海军陆战队副司令约瑟夫-邓福德(Joseph Dunford),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主任安德鲁-马歇尔(Andrew Marshall)。其中安德鲁-马歇尔是战争理论和军事科技专家,主要向总统和国防部提供与中国关系方面的政策咨询。

据美国国防部网站消息,邓福德在北京指出,他的首要目标是“继续发展我们两军的关系,减少在地区事务中发生误判的风险,并寻找机会进行合作”。

曾在马歇尔的净评估办公室工作过的海军退役上校杰瑞·亨德里克斯,目前是新美国安全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表示虽然贝克不是“圣·马歇尔学院”的“学生”,但接替净评估办公室主任一职也是“合理”的:“我们得等贝克进入工作状态后,再看他是否拥有对这项工作的远见,或是将注意力缩短到更紧迫或中期的挑战上”。不过,亨德里克斯认为继任者和马歇尔之间是有相似之处的,“贝克愿意做人后之人,这是对马歇尔行事方式的延续”。

美军现行国防体制主要源于1986年的《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其本质是以苏联以及第三世界国家等数量单一、分散孤立的国家为主要对手,以打赢时间、规模、强度和投入都相对有限的常规局部战争为着眼点,以强化参联会主席、联合参谋部和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地位作用为重点而设计的一种“小战”体制。随着国际形势的调整和多样化威胁的凸显,美现行国防体制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暴露。

  此次军事人物评选还设立了多名集体奖,汤姆-卡伯恩(Tom Coburn)、萨斯比-卡姆布利斯(Saxby Chambliss)、迈克-克莱珀(Mike Crapo)、马克-华纳(Mark Warner)、肯特-康拉德(Kent Conrad)、迈克尔-本尼特(Michael Bennet)、迈克-乔纳斯(Mike Johanns)、迪克-伯宾(Dick Durbin)等8名国会参议员由于对国防预算的杰出贡献集体上榜,排名第13位。参谋长联席会议7名将军集体上榜,使邓普西成为两次上榜的美军高官。国会海军分析家(Congress' Naval Analysts)排名第31位,上榜理由是在国会为美国海军争取了足够的预算。空海一体战研究团队(Air-Sea Battle strategy architects)排名第68 位,所谓的成绩是研究出了针对中国和伊朗的空海一体战理论。石头钥匙公司总裁丹尼斯-伯温(Denis Bovin)、宇航防务集团总裁克雷格-奥克斯曼(Craig Oxman)等华尔街金融巨头(Wall Street Money Men)排名第76位。

报道称,邓福德将在北京与中国中央军委委员、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会晤。“此次访问突显出美国意在未来进一步发展中美两军关系。”美方声明称。

贝克治下净评估办公室的未来角色

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美当前安全威胁日益呈现出全球化、多元化和复合化的新趋势,美宣称要在全球范围同时应对多个战略威胁,其中既有朝鲜和伊朗等中小国家挑战,也有兼顾以“伊斯兰国”等暴恐组织为核心的非国家行为体,导致美军力不足与战线过长的矛盾日趋凸显,特别是难以有效管控这些复杂多元威胁的“溢外效应”和“联动态势”。

  美国此次评选的100位最具影响力军事人物中有9名女性,从国务卿希拉里到“伤兵救助计划”主席道恩-哈法克,涵盖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参议员、知名军火公司总裁、学者等多个领域的杰出女性代表。她们是:第25名苏珊-赖斯(Susan Rice),华盛顿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主管退役军人事务派蒂-默里(Sen. Patty Murray)排名第55位,AIA主席马里恩-布莱克(Marion Blakey)排名第63位,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玛丽莲-休森(Marillyn Hewson)排名第67位,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New American Security)创始人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le Flournoy)排名第70位,BAE美国子公司首席执行官琳达-哈德森(Linda Hudson)排名第90 位,通用动力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赫伯-诺瓦科维奇(Phebe Novakovic)排名第93 位,美国传统基金会国家安全研究问题研究员马肯资-艾格琳(Mackenzie Eaglen)排名第98位,美军著名伤残女兵、“受伤士兵扶助“计划主席道恩-哈法克(Dawn Halfaker)排名第99位。(战略网/长风)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此前消息,7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闭幕后会见美国总统川普时指出,两国国防部长要早日互访,要共同做好美军参联会主席8月访华、两军联合参谋部11月举行首次对话、中国海军参加2018年“环太平洋”军演等工作。

据内部透露,卡特跳过多个角逐这一职位的马歇尔的追随者而选择了贝克,他的选择反映出卡特本人改变办公室侧重点的意愿。办公室一直以来都聚焦在美国的长期威胁上,受困于紧迫问题的五角大楼经常忽略这一点。在贝克的领导下,办公室将在思考未来的同时更多地聚焦近期威胁。亨德里克斯表示:“这一选择看起来是一个与过去的净评估办公室分道扬镳的标志”。

例如,美近年高调推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造成其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出现了明显的力量空虚,客观上为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和“伊斯兰国”的崛起创造了条件。在此背景下,美军认为若继续沿用传统模式,集中精力应对某一威胁而置其他于不顾,必然会为第三方的崛起和坐大提供充分的时间和空间。正如美国防部长卡特所言,“我们必须要统筹兼顾这些威胁,不能再奢望选择其一而置其他于不顾。”本质上看,这种威胁态势有点类似于美军二战时期在欧亚战场同时应对德日威胁所面临的两难困境,只有依托中央参谋机关的强力介入,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的“合力”优势,才能予以有效应对。

  原文网址:

今年4月7日,中美元首进行“海湖庄园”会晤时同意加强两军交往。习近平指出,两军关系是中美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6月22日,房峰辉曾与邓福德在中美首轮外交安全对话期间会面。今年11月,两军联合参谋部将举行首次对话。

在2015年6月4日一篇题为《指南》的内部通知中,前国防部长卡特表示期待办公室在贝克的领导下更多地在当前国防政策问题,而不是假设性的未来威胁上发挥专长。其中,卡特强调分析未来战争不应该牺牲为国防部长就当前紧迫的政策问题作最新的信息咨询,“…帮助我思考近期政策决定的长期结果。你们的工作仍然是聚焦未来,但你们必须确保团队的工作与我有现时关联性”。另外,他希望办公室的工作能强调“寻找机会,而不仅仅是挑战”,并且还要与美国情报机构有密切联系。通知还提出净评估办公室将能够接触国防部所有机密的计划。美国战略圈对卡特这项通知的反馈大体上是消极的,比如一个分析人士认为卡特的决定将对国家安全智慧资本带来长久的负面影响。

然而,在现行体制下,美军参联会主席对各军种部和各作战司令部只具有一般性的协调权,只能通过“和稀泥”的方式,寻求达成最低限度的妥协,从而导致许多重大问题陷入“议而不决、决而不断”的恶性循环,难以发挥中央参谋机关“军队大脑”的关键作用,制定出类似于二战时期“先欧后亚”的“全球一体化”战略。为此,卡特在演讲中,提出进一步加强参联会主席权力,特别是强化其在协同战场指挥、协调全球资源、统筹军力需求等方面的职权,以有效应对这类跨区、跨域威胁。此外,美国国内某些较为激进的改革方案,赋予参联会主席和联合参谋部实权,使其进入作战指挥链,从而有效应对复杂多元威胁。尽管美军最终的改革方案尚未出台,但是进一步强化参联会主席以及联合参谋部的权力和地位,已成为美军新一轮国防体制改革的主流方向。

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瑟夫·邓福德于2015年5月被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为第19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任职至今。

净评估办公室面临的指摘和挑战

据《日本时报》报道,此次邓福德除了将访问中国并与房峰辉会晤之外,还将访问日本和韩国,与日本自卫队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河野胜年、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陆军上将李淳镇进行会晤。13日,邓福德率先抵达韩国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

根据2016年的一篇报道,净评估办公室因将预算过多用于外部研究项目,却没能产生自己的高机密净评估产品而受到诟病。五角大楼发言人并未回答净评估办公室在过去几十年中是否产生了净评估产品,他表示:“净评估办公室资助了大量的外部研究,当国防部长和参联会主席需要或要求时办公室会提供净评估”。但在五角大楼里,一些军事官员开始称净评估办公室为“没有威胁评估办公室”。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访韩期间,邓福德14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会谈,此外,他还会见韩国国防部长官宋永武、韩国军队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李淳镇等军方高层人士,讨论半岛安全局势。韩国军方人士表示,邓福德还检查韩美同盟应对威胁的联合防卫态势。

国会在2016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委托净评估办公室对核武器威胁进行净评估并在11月之前向国会做报告,这是由净评估办公室所做的几项净评估之一。

为填补这个空白,联合参谋部,在参联会主席邓福德的要求之下,开始进行自己的净评估。邓福德的参联会兵力结构、资源和评估部门已经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进行了净评估。6月份,联合参谋部安东尼·伊拉尔迪向净评估办公室主任贝克进行咨询,要在联合参谋部中建设一个净评估办公室,贝克反对这个提议并强烈建议伊拉尔迪组建一个三、四人的小组作为替代。据说净评估办公室副主任安德鲁·梅也反对成立联合参谋部净评估单位,担心军队的评估会比文职人员的更加强硬。邓福德的发言人表示联合参谋部不会建立另一个办公室,而是运用现有的参谋和额外的顾问来做净评估。

另外,净评估办公室外包研究项目的价值在一些批评中也受到质疑。办公室最近的外包研究包含了顺应白宫政治正确的话题,声称气候变化是美国国家安全最严峻的挑战。还有一个例子,净评估办公室赞助洛克菲勒大学全球变暖的研究对杰西·奥苏贝尔的观点持支持态度,此人认为不断扩大的全球繁荣和资源将减少全球冲突——这一观点和民间与军队情报评估相左,后者认为全球威胁环境正变得更加复杂和危险。

詹姆斯·贝克面临的政治斗争和调查

根据2017年11月的一篇报道,五角大楼总检察长就针对净评估办公室主任詹姆斯·贝克的指控展开初步调查,后者被控对告发操纵外包合同的告密者实施报复。9月28日,总检察长发起了一项正式的“揭发者报复调查”,调查贝克对净评估办公室高级官员亚当·勒夫哲实施各种报复行为的指控。

勒夫哲曾警告贝克可能存在同外部政治相关承包者的私下交易,包括切尔西·克林顿的一位女性友人。他特别抗议了过去十年间净评估办公室给这位切尔西友人公司LTSG高达1120万美元的合同。勒夫哲的代理人控诉称,贝克继续维持这项和LTSG的合同就是希望它可以在克林顿当选总统后能帮上他。代理人在9月13日写给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参谋长的信中表示:“我们认为贝克的兴趣就在于LTSG与克林顿的关系,他妄想在克林顿胜选后利用这一关系,并利用LTSG作为办公室退休人员的着陆点”。

勒夫哲声称贝克通过四个指控对他进行报复,致使他不能出任国安委的高级主管。四个指控包括未授权前往以色列的私人旅行,未授权与印度政府联系,将非机密文件带回家,以及在飞机上阅读机密文件。

里根时期的前助理国防部长理查德·珀尔表示:“出于政治原因,他明显成为了被驱逐出政府的目标,而这行为是有意的,他是特朗普的效忠者,而这些指控是由奥巴马政府留任者发起并坚持的。”

[责任编辑:huangxx]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问题专家入围前十,美国启动新一轮国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