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部领导岗位空缺创纪录,女高官辞职黯然

2019-11-13 19:29栏目:战略战术
TAG:

据美国防部网站发布的信息称,在五角大楼任职期间,除担任广为人知的马蒂斯发言人这一角色外,怀特还是前者在新闻宣传事务上的主要智囊和“大管家”,不仅负责为美军公共事务部门的逾4500名军职/文职工作人员提供业务指导,还是拥有2000多名员工的美国防部下属媒体的顶头上司。作为美军的“门面+传声筒”的最高掌门人,怀特的工作范畴与内容可谓繁重复杂,其职责直接关乎五角大楼和美军的名誉和公共形象。不料,以维护美军名誉为己任的怀特,恰恰在个人道德方面遭遇了职业生涯的“滑铁卢”。

在美国前任防长马蒂斯离职仅仅几小时后,又一名五角大楼高官“拂袖而去”——负责新闻和公共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国防部女发言人达娜·怀特在社交网络上宣布辞职,并称“注意安全,上帝保佑”。随后,美国防部证实了这一消息。但与在辞职前后广受美国舆论赞誉的马蒂斯不同,怀特此番离职却是因为她被怀疑涉嫌虐待下属工作人员、对部下进行打击报复而遭到国防部督察长的调查。换言之,她可能是因卷入官僚主义丑闻而被迫“走人”。那么,这位曾在国防部担任要职的女官员究竟有何来头,又因何黯然离去呢?  高官之路:涉足政商军界 职权非常可观  作为一名曾在五角大楼这种“男性主导部门”担任要职的女性高官,达娜·怀特看上去有其过人之处。从美国防部发布的怀特履历资料来看,光鲜而丰富的教育工作背景是她获得要职的“敲门砖”。据悉,怀特曾就读于美国名校芝加哥大学东亚语言文化专业,还曾赴中国和韩国留学,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和法语。  毕业后,怀特先是混迹于华盛顿政治圈,出任众议院共和党协商会议新闻秘书,后就职于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和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还曾在美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竞选总统时担任其外交政策顾问。带着政界打拼积攒下的深厚人脉,怀特又转战商界和军界,先后出任汽车工业巨头雷诺-日产联盟的政策与战略传播总监、美国防部长办公室”台湾事务主任“等职。或许是考虑到她在政商军界的“旋转门”经历和“中国通”的学术背景,怀特才得以获得助理国防部长兼发言人这一要职。  据美国防部网站发布的信息称,在五角大楼任职期间,除担任广为人知的马蒂斯发言人这一角色外,怀特还是前者在新闻宣传事务上的主要智囊和“大管家”,不仅负责为美军公共事务部门的逾4500名军职/文职工作人员提供业务指导,还是拥有2000多名员工的美国防部下属媒体的顶头上司。作为美军的“门面+传声筒”的最高掌门人,怀特的工作范畴与内容可谓繁重复杂,其职责直接关乎五角大楼和美军的名誉和公共形象。不料,以维护美军名誉为己任的怀特,恰恰在个人道德方面遭遇了职业生涯的“滑铁卢”。    卷入丑闻:视部下如杂役 惯常打击报复  或许是由于权力过大导致对自身职权范围产生了错误理解,任职后不久,怀特的部下们就发现,自己经常被驱使为前者的私人事务忙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披露,至少6名接受采访的工作人员表示,怀特惯于让部下处理与公职工作毫无关联的“杂务”,包括:在工作时间要求下属去干洗店为她取来洗好的衣物、到药房买药、去五角大楼商店买袜子、去餐厅为其取餐、安排私人旅行计划、预订私人化妆师服务、代为书写抵押贷款和其他个人财务文件,甚至替她联系收养孩子的事宜。还有一次,在暴风雪期间,她又强令下属工作人员开车到住处接她上班,结果事后遭投诉,怀特不得不向这名下属支付了车费。  对于这些拿政府薪水、为国家服务的公职人员而言,如果说“兼职”做上司的“服务生”尚可勉强忍受,那么只因抱怨几句便遭到怀特打击报复,这问题性质可就严重了。据外媒报道称,2018年初,2名不堪怀特私人事务之扰的五角大楼工作人员,由于向上级领导表达了对怀特滥用职权、占用他们公务时间的“担忧”,随即遭到报复。据英国《每日邮报》援引美国防部督察长的说法,怀特无故开除或更换了至少4名曾抱怨或投诉其滥用职权的下属,还曾对这些人进行威胁刁难。  由于怀特所领导的部门人员流动性极大——仅过去16个月里,怀特就连续更换了3名上校级别的军职助理。为此调查部门怀疑,遭受她打击报复的工作人员可能人数比目前已知的更多。此外,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怀特还辩称下属是考虑到她工作忙碌而“自愿”包揽了她的私人事务。且不论这一说辞是否属实,驱使公职人员为长官的私人事务工作,已经被认定为不可原谅的滥用职权行为。     绝非个案:美军滥权成风 只因缺乏监督  虽然此番负责维护美军公共形象的高级官员曝出丑闻,对于美军来说颇为“打脸”,但怀特的黯然去职并未在美国媒体引起很大波澜。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这种滥用职权、公器私用的行径在美军中已非个案,某些美军将领的行为要比怀特恶劣得多。  据美国防部网站披露,曾担任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的陆军上将威廉·沃德,挪用数万美元公款用于个人奢华旅游和未经许可的花销,并派军车接送妻子购物、美容及享受温泉疗养,还指派下属解决自己的私人事务。曾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的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则“私搭”军用飞机跑到法国葡萄酒产地勃艮第,只为参加一个私人晚宴。而近年来持续发酵的第7舰队腐败窝案,更是牵涉出多名美军高级将领涉嫌虚报开支、公权私用、非法收受贿赂等罪行。2018年11月,外媒又曝出美国国民警卫队158战斗机联队指挥官托马斯·杰克曼,过去曾滥用职权,偷偷驾驶F-16战机前往华盛顿与女军官私会的丑闻。  由此观之,至少在相当一部分美国防系统高官中间,滥用职权的行为并不算什么新鲜事。究其根本,则是多年来五角大楼和美军高层的一些权高位重者,已经逐渐模煳了公权力与私人事务的边界。

6月19日报道 外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8日说,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已决定放弃提名成为防长,因此他已委任陆军部长马克·埃斯珀为代理防长。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沙纳汉辞职的原因疑似与家暴案件有关。

原标题:五角大楼“中国通”女高官辞职,身居要职却黯然离去......

与此同时,2018年11月被任命为国防部“戎装发言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少将伯克·惠特曼证实他将离职。

图片 1

资料图片:前任美国防长马蒂斯。

绝非个案:美军滥权成风只因缺乏监督

马蒂斯在2013年初被解除了美国中央司令部的领导职务,因为奥巴马政府里的一些人担心,他在对抗伊朗的政策建议上过于咄咄逼人。

图片 2

报道称,在邓福德发表这番讲话后的第2天,另一名官员遇上麻烦,有可能危及美空军上将约翰·海滕接替将于7月31日退休的保罗·塞尔瓦上将出任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一事。副主席是美国第2高军阶的将领。另一名高级军官指控海滕性骚扰。

或许是由于权力过大导致对自身职权范围产生了错误理解,任职后不久,怀特的部下们就发现,自己经常被驱使为前者的私人事务忙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披露,至少6名接受采访的工作人员表示,怀特惯于让部下处理与公职工作毫无关联的“杂务”,包括:在工作时间要求下属去干洗店为她取来洗好的衣物、到药房买药、去五角大楼商店买袜子、去餐厅为其取餐、安排私人旅行计划、预订私人化妆师服务、代为书写抵押贷款和其他个人财务文件,甚至替她联系收养孩子的事宜。还有一次,在暴风雪期间,她又强令下属工作人员开车到住处接她上班,结果事后遭投诉,怀特不得不向这名下属支付了车费。

美国防部领导岗位空缺创纪录,女高官辞职黯然离去。外媒:美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辞职 疑与家暴案有关

图片 3

2018年12月31日,马蒂斯的首席女发言人达娜·怀特成为预计马蒂斯幕僚将掀起的辞职潮中的首位辞职者。在马蒂斯向国防部职员发出告别信数小时后,怀特在推特上宣布辞职。据称,因滥用工作人员谋取私利,她2018年8月以来一直在接受调查。

卷入丑闻:视部下如杂役惯常打击报复

威廉·科恩曾担任共和党参议员,在前总统克林顿第2个任期出任国防部长。他说美国的盟友——“甚至是我们的敌人”——都希望五角大楼能比现在这种情况更加稳定一些。

由此观之,至少在相当一部分美国防系统高官中间,滥用职权的行为并不算什么新鲜事。究其根本,则是多年来五角大楼和美军高层的一些权高位重者,已经逐渐模糊了公权力与私人事务的边界。

图片 4

作为一名曾在五角大楼这种“男性主导部门”担任要职的女性高官,达娜·怀特看上去有其过人之处。从美国防部发布的怀特履历资料来看,光鲜而丰富的教育工作背景是她获得要职的“敲门砖”。据悉,怀特曾就读于美国名校芝加哥大学东亚语言文化专业,还曾赴中国和韩国留学,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和法语。

科恩对美联社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美国防部已经在准备任命第3位代理部长了。这个部门的领导岗位空缺这么长时间带来了不必要的干扰。”他说代理部长“你方唱罢我登场”,其他关键岗位也缺少长期任职的官员,他担心这些问题所产生的累积效应。

对于这些拿政府薪水、为国家服务的公职人员而言,如果说“兼职”做上司的“服务生”尚可勉强忍受,那么只因抱怨几句便遭到怀特打击报复,这问题性质可就严重了。据外媒报道称,2018年初,2名不堪怀特私人事务之扰的五角大楼工作人员,由于向上级领导表达了对怀特滥用职权、占用他们公务时间的“担忧”,随即遭到报复。据英国《每日邮报》援引美国防部督察长的说法,怀特无故开除或更换了至少4名曾抱怨或投诉其滥用职权的下属,还曾对这些人进行威胁刁难。

图片 5

▲达娜·怀特

资料图片:前美国防长马蒂斯。

毕业后,怀特先是混迹于华盛顿政治圈,出任众议院共和党协商会议新闻秘书,后就职于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和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还曾在美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竞选总统时担任其外交政策顾问。带着政界打拼积攒下的深厚人脉,怀特又转战商界和军界,先后出任汽车工业巨头雷诺-日产联盟的政策与战略传播总监、美国防部长办公室”台湾事务主任“等职。或许是考虑到她在政商军界的“旋转门”经历和“中国通”的学术背景,怀特才得以获得助理国防部长兼发言人这一要职。

2018年12月辞去美国防长一职时,詹姆斯·马蒂斯曾认为可能需要2个月的时间才能任命继任者,这在当时似乎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副防长的人选也没有确定下来,而五角大楼其他重要高级文职及军职岗位同样缺人,缺人的岗位数量比近来任何时候都多。

▲怀特出席美国防部新闻发布会

怀特辞职后,负责公共事务的国防部长首席副助理小查尔斯·萨默斯立即担任负责公共事务的“代理”国防部长助理一职。

在美国前任防长马蒂斯离职仅仅几小时后,又一名五角大楼高官“拂袖而去”——负责新闻和公共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国防部女发言人达娜·怀特在社交网络上宣布辞职,并称“注意安全,上帝保佑”。随后,美国防部证实了这一消息。但与在辞职前后广受美国舆论赞誉的马蒂斯不同,怀特此番离职却是因为她被怀疑涉嫌虐待下属工作人员、对部下进行打击报复而遭到国防部督察长的调查。换言之,她可能是因卷入官僚主义丑闻而被迫“走人”。那么,这位曾在国防部担任要职的女官员究竟有何来头,又因何黯然离去呢?

资料图片:前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

高官之路:涉足政商军界职权非常可观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19日报道,特朗普6月18日发推文说,沙纳汉已决定不再继续他的提名确认程序,以便有更多时间能陪伴家人。特朗普也对沙纳汉“卓越的工作表现”表示感谢。

▲怀特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辞职信息

资料图片:美国五角大楼。

据美国防部网站披露,曾担任美军非洲司令部司令的陆军上将威廉·沃德,挪用数万美元公款用于个人奢华旅游和未经许可的花销,并派军车接送妻子购物、美容及享受温泉疗养,还指派下属解决自己的私人事务。曾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的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则“私搭”军用飞机跑到法国葡萄酒产地勃艮第,只为参加一个私人晚宴。而近年来持续发酵的第7舰队腐败窝案,更是牵涉出多名美军高级将领涉嫌虚报开支、公权私用、非法收受贿赂等罪行。2018年11月,外媒又曝出美国国民警卫队158战斗机联队指挥官托马斯·杰克曼,过去曾滥用职权,偷偷驾驶F-16战机前往华盛顿与女军官私会的丑闻。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前防长马蒂斯合影。

虽然此番负责维护美军公共形象的高级官员曝出丑闻,对于美军来说颇为“打脸”,但怀特的黯然去职并未在美国媒体引起很大波澜。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这种滥用职权、公器私用的行径在美军中已非个案,某些美军将领的行为要比怀特恶劣得多。

报道称,特朗普说:“他为我做过什么?他在阿富汗的表现如何?不太好。”

由于怀特所领导的部门人员流动性极大——仅过去16个月里,怀特就连续更换了3名上校级别的军职助理。为此调查部门怀疑,遭受她打击报复的工作人员可能人数比目前已知的更多。此外,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怀特还辩称下属是考虑到她工作忙碌而“自愿”包揽了她的私人事务。且不论这一说辞是否属实,驱使公职人员为长官的私人事务工作,已经被认定为不可原谅的滥用职权行为。

沙纳汉曾在波音公司供职多年,2017年3月被特朗普提名为副防长,并于当年7月上任。去年12月,特朗普宣布时任防长马蒂斯将离职。今年1月1日,沙纳汉出任代防长;同年5月9日,白宫宣布特朗普将提名沙纳汉出任防长。

据一名美国国防官员说,沙纳汉2日开始了作为代理国防部长的首个工作日,与美国各军种部长及国防部副部长举行了会议。

沙纳汉说:“过去19个月,作为国防部首席财务官和审计长,诺奎斯特深入了解了国防部几乎每一条原则。我对他领导一个才华横溢的团队同时履行国防部常务副部长职责的能力抱有最大信心。”

图片 6

报道称,马克·埃斯珀在代理防长帕特里克·沙纳汉今年6月突然宣布辞职后成为其继任者。埃斯珀计划于7月23日出席其任命的听证会。然而,埃斯珀被要求在等待参议院确定任命期间让位,而美海军部长理查德·斯潘塞将在埃斯珀获得批准前行使代理防长的权力。埃斯珀上任后,斯潘塞将重新回到海军任职。

但美海军陆战队的约瑟夫·邓福德上将说:“我们肯定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迎来一位获得任命的国防部长,但我不认为在过去的6个月里产生了重大影响。”

7月14日,美国海军也遭遇领导层危机。美国参议院已确认威廉·莫兰上将8月1日出任海军最高长官,但莫兰突然宣布他将退休。他说因为政府对他使用私人邮件一事进行调查,对他与一名在2016年被控对女性行为不轨的退休海军官员保持联系的做法提出质疑。

马蒂斯离职引发五角大楼高层“换血” 女发言人突然辞职

沙纳汉则发声明表示,因为家庭原因,他要求退出防长提名确认程序,并将辞去副防长职务。

报道认为,这背后存在各种各样的原因,但目前这种领导岗位缺人的情况已经开始让国会议员以及其他人感到不安,在这个全球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给人一种美政府关键部门缺点什么的感觉。

沙纳汉说,令人遗憾的是,有人正在以一种不完整的、具有误导性的方式来描述一个很久以前的痛苦的个人家庭状况。“我相信,如果我继续我的提名确认程序将迫使我的三个孩子重新面对我们家庭生活中的痛苦,揭开我们多年来努力愈合的伤口。”

上述官员称,沙纳汉还在会上宣布,五角大楼审计长戴维·诺奎斯特将出任国防部二号人物,承担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的职责。诺奎斯特自2017年6月2日以来一直担任五角大楼审计长一职,在该职位上,他充当国防部长在所有预算及财务事务方面的首席顾问,包括监督国防部的年度预算。

美国媒体不久前报道,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沙纳汉被指于2010年和妻子互殴的家暴案件,这可能是导致沙纳汉辞职的原因。不过,特朗普受询时说,他没有因此要求沙纳汉辞职。

马蒂斯属于“被炒”?特朗普称他在阿富汗问题上表现不太好

五角大楼今后可能会有更多人事变动。有传言说,斯威尼正在寻找新工作,负责采购和维护的国防部副部长埃伦·洛德也是。

在2017年出任国防部常务副部长之前,沙纳汉曾担任波音公司高管逾30年。尚不清楚沙纳汉行事将与其前任有何不同,其前任是一名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将军,拥有数十年在阿富汗及其他地区指挥军队的经验。在担任五角大楼二把手之前,沙纳汉没有任何政府工作经历,他此前更多的是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例如筹建一支“太空部队”以及削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隐身战斗机项目的成本。

图片 7

2018年12月31日晚11时59分,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通过电话正式将职权移交给他的副手帕特里克·沙纳汉。这引发了已经开始重塑五角大楼领导层的连锁反应。

图片 8

不过在1月2日的会议上,特朗普却说马蒂斯任职期间表现不佳。

报道称,《军队时报》2018年9月底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近84%的军人对马蒂斯领导武装部队的工作印象不错。在军官当中,这个比例接近90%。

特朗普说:“我对他在阿富汗的表现感到不开心,而且我也有理由感到不开心。我祝他好运。我希望他过得好。但正如你们所知道的,当年奥巴马总统炒掉了他,实际上我也是这么做的。我想要看到成果。”

1月4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月2日发表了题为《随着马蒂斯去职,五角大楼开始玩抢座位游戏》的报道。

然而,一名国防部官员称,“有关洛德不满特朗普或代理防长的说法绝对不属实”。“她仍然在她的岗位上,服务于国防部以及世界各地的美国军人们。”

另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6月19日报道,特朗普总统18日表示其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将辞职,并退出内阁。而就在几分钟前,《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概述了沙纳汉家庭内部的暴力事件。

7月15日报道 美国《军队时报》网站7月15日发表了题为《五角大楼面临最长时间的领导岗位空缺》的报道。7个月过去了,尽管美国有可能与伊朗爆发武装冲突,但美国仍然没有确定新任国防部长的人选。在五角大楼历史上,这是该岗位空缺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他说:“归根结底,他们的安全和幸福是我的头等大事。”

资料图片:即将上任的美国代理防长马克·埃斯珀。

1月4日报道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1月2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日在白宫的新内阁会议上声称,是他炒掉了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并说马蒂斯在阿富汗问题上处理得“不太好”。

报道称,《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是基于对沙纳汉为期两天的采访、法庭记录、警方记录以及其他此前未曾公开的信息。

图片 9

根据了解这些讨论的消息人士说,据传洛德“对特朗普的一些声明不太认同”,而且“也不满沙纳汉担任下一任国防部长——如果最后他真的正式上任的话”。

资料图片:马蒂斯的首席女发言人达娜·怀特。

报道称,特朗普的这一表态显示出他与前国防部长之间日益加剧的敌意。

美媒指出,五角大楼从未出现如此错综复杂的情况,没有一届政府曾有过2名代理国防部长,更不用说3名了。

国防部发言人乔·布奇诺中校说,国防部目前没有额外的人事变动要宣布。马蒂斯的幕僚长凯文·斯威尼眼下仍在任,他将负责向沙纳汉汇报工作。与此同时,曾任沙纳汉幕僚长的拉尔夫·卡奇,如今将负责向诺奎斯特汇报工作。

沙纳汉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了他的辞职决定。他说,遗憾的是,一些“细节”被《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挖掘”出来,并说继续国防部长的提名确认程序会伤害他的孩子。

马蒂斯2018年12月20日宣布自己将辞职。起初,特朗普声称马蒂斯的离职是“退休”,并曾称赞这位国防部长在增加军事经费和加强战备的计划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图片 10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防部领导岗位空缺创纪录,女高官辞职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