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难顺利,美不应感惊慌

2019-12-08 21:21栏目:中国军情
TAG:

  参考消息网9月30日报道 外媒称,在叙利亚局势混乱之际,人们几乎没有注意到,中国的两艘军舰——一艘是“长春”号导弹驱逐舰,另一艘是“常州”号导弹护卫舰——20日停靠伊朗的阿巴斯港,并与伊朗海军进行了为期4天的联合军事演习。中方说,这是中国海军舰艇首次访问伊朗。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26日刊发题为《中国在海湾的军事存在》的文章。文章称,在叙利亚局势混乱之际,人们几乎没有注意到中国的两艘军舰20日停靠伊朗的阿巴斯港,并与伊朗海军进行了为期4天的联合军事演习。中方说,这是中国海军舰艇首次访问伊朗。

图片 1恐难顺利,美不应感惊慌。 伊朗量产新型胜利反舰导弹,与中国导弹类似

图片 2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26日刊发题为《中国在海湾的军事存在》的文章,作者为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所长迈克尔·辛格。文章称,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加强的安全存在只是中国进一步涉足中东地区的一个方面,其他还包括日益增多的外交访问和雄心勃勃的新经济计划。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威胁到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再加上中国对发挥更大全球影响力的渴望,这两个因素都促使中国不仅仅寻求建立商业伙伴关系,还有战略伙伴关系。

  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加强的安全存在只是中国进一步涉足中东地区的一个方面,其他还包括日益增多的外交访问和雄心勃勃的新经济计划。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威胁到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再加上中国对发挥更大全球影响力的渴望,这两个因素都促使中国不仅仅寻求建立商业伙伴关系,还有战略伙伴关系。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外媒称,在达成伊朗核协议之前的那些年里,伊朗和中国发现它们的利益有时候是一致的,有时候则存在分歧。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在美国的施压下,中国已减少了与伊朗的防务关系。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拥护和平与合作的国家,北京不希望西方与伊朗开战。此外,在西方努力孤立伊朗的背景下,德黑兰的不屈不挠是对美国在中东霸权的一股抗衡力,这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日前,伊朗革命卫队警告欧洲,若遭到威胁,伊朗将会把导弹射程提高至2000公里以上,覆盖欧洲地区。当前伊朗与域内外国家的互动已然体现出,随着中东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地区力量面临重新组合,大国之间的争斗也恐将愈发激烈。

  在中东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可能是伊朗,伊朗为其提供可以通过海上和陆地获得的能源,而伊朗则从中国购买武器。伊朗不是华盛顿的盟友,这对于把美国视为潜在对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家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中伊合作因为国际社会对德黑兰的制裁而有所放缓,但是这种关系很可能在就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之后得到扩大。

  在中东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可能是伊朗,伊朗为其提供可以通过海上和陆地获得的能源,而伊朗则从中国购买武器。伊朗不是华盛顿的盟友,这对于把美国视为潜在对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家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中伊合作因为国际社会对德黑兰的制裁而有所放缓,但是这种关系很可能在就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之后得到扩大。

  据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12月8日报道,在核问题上与伊朗的冲突也间接威胁到中国,因为战争有可能破坏中东地区的能源供应,而中国对中东能源的依赖正越来越大。当然,中国总是可以依靠沙特阿拉伯来弥补因伊朗石油制裁而导致的损失。但中国无法避免霍尔木兹海峡被封锁的风险。在核危机陷入僵局时,伊朗政治、军事和海军领导人常常以此为威胁。大约30%的海上石油贸易要经由该海峡。与负责在波斯湾行动的美国海军第五舰队不同,中国海军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自己执行远程行动,以确保这个重要的海上通道不被封锁。

各方博弈龃龉不断

  所有这些都不应成为华盛顿感到惊慌的理由,但是在考虑中东的短期需求的同时,美国必须让自己适应这种长期趋势。如今,中国缺少挑战美国在中东地位的能力(而且大概也没有这种意愿)。事实上,美国和中国在该地区甚至拥有共同的利益,其中包括共同反对“伊斯兰国”。但是,中国不愿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表明,美国和中国为推进各自利益所采取的战略截然不同,而且更大范围内的双边紧张关系或许让合作变得不太可能。

  但这些都不应成为华盛顿感到惊慌的理由,在考虑中东的短期需求的同时,美国必须让自己适应这种长期趋势。如今,中国缺少挑战美国在中东地位的能力。事实上,美国和中国在该地区甚至拥有共同的利益,其中包括共同反对“伊斯兰国”。但是,中国不愿参与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表明,美国和中国为推进各自利益所采取的战略截然不同,而且更大范围内的双边紧张关系或许让合作变得不太可能。

  报道称,在伊朗核协议达成前,这也是中国扩大其与海湾国家防务关系——特别是和伊朗的海军合作——的原因。即便在伊朗核协议达成后,它也继续这么做。但北京必须平衡好两种关系:一边是它与德黑兰的关系,另一边是中国与另一个海湾合作伙伴、伊朗的对手——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经济与海军关系。

日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出警告,若德黑兰当局继续感受到来自欧洲的威胁,将把伊朗导弹射程增加到2000公里以上。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表示,伊朗的导弹射程根据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指示设定。目前将导弹的最大射程限制在2000公里,已足够覆盖部署在周边的美军及其盟友。 除了调整导弹射程的威吓,此前伊朗对“伊斯兰国”覆灭的表态也引起各国高度关注。近日,伊朗总统鲁哈尼率先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彻底剿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官方网站上公布通报说,伊朗派遣的军事顾问在打败“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伊朗的高调宣示并没有迎来其他国家过多的掌声。近期,与中东地区战略利益相关的域内外大国均动作频频。 据法新社报道,11月26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利雅得主持了包括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尼日利亚在内的亚非地区穆斯林国家防长会议,希望成员国之间为打击极端主义组织而展开“强力、出色和特殊的合作”,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却被这一有40多个穆斯林国家共同参与的反恐联盟排除在外。 伊朗新闻电视台网站报道称,以色列参谋长、陆军中将加迪·埃曾科特日前表示,以方将与沙特阿拉伯分享情报,共同对抗伊朗。

  中国努力扩大与伊朗的海军合作,最近的一次表现在10月份中国海军将领孙建国访问伊朗,寻求加强双边军事关系。他的访问导致双方签署了若干谅解备忘录,决定在培训、技术问题、机密信息、网络战和“反恐行动”等领域内加深防务合作。

威胁论调沸沸扬扬

  自伊朗核协议达成以来,北京还寻求利用新的国际环境,把伊朗纳入其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贸易和基建计划中。访问伊朗期间,在强调两国军队友好交流的同时,孙建国还强调“重建”丝绸之路、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性,但他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基建项目。

“在调整弹道导弹射程问题上,伊朗意在借此发出外交信号,希望法国和欧盟在未来伊朗所牵涉的国际事务中保持中立。”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据路透社报道,在11月4日黎巴嫩总理哈里里于沙特宣布辞职的当天,也门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国际机场发射了一枚导弹。法国总统马克龙在11月8日访问阿联酋时认为伊朗须为利雅得导弹袭击事件负责,并吁伊朗方面就导弹计划进行可能的谈判。 但伊朗外交部表示,也门武装组织对沙特发射导弹是“独立”事件,并不牵涉其他国家。伊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伊朗的弹道导弹属于防御性质,与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没有任何关联,不可能被拿来谈判。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研究员余国庆认为,当前伊核协定的签订使得伊朗与欧洲国家很快实现经贸往来,欧盟与伊朗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因此双方都会保持克制。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日前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季度会议的发布会上表示,伊朗履行了与伊核问题六国达成的协议,并称伊朗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开放了所有应核查的核设施。 但核武问题仍是其他国家声讨伊朗的“靶子”。据美联社报道,阿拉伯国家联盟外长理事会当地时间11月19日在埃及开罗总部召集紧急会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伊朗干预阿拉伯国家内政。分析人士认为,沙特牵头召开阿盟外长会议的目的在于与伊朗争夺地区主导权,重塑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乃至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 美国副总统彭斯11月28日在纽约对以色列驻联合国外交官们发表讲话时说,美国发誓决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同时,特朗普政府将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绝不会拿以色列的安全作妥协”。 “对于伊朗而言,最主要的挑战来自美国、沙特和以色列。”孙德刚说,“在‘后伊斯兰国’时代,美、俄、伊朗、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力量之间在‘伊斯兰国’这一共同的‘假想敌’覆灭之后,各大力量迎头相撞、甚至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增加。”

  报道称,事实上,在孙建国访问伊朗之前,两国的防务关系已经取得了进展。2014年9月,伊朗和中国在波斯湾举行了联合搜救海军演习和训练演习。中国派出两艘军舰——“长春”号驱逐舰和第17舰队的一艘导弹护卫舰——参加演习。举行演习的地点就在美国第五舰队驻巴林的永久基地对面。因为伊朗核活动和西方制裁,当时伊朗和西方的关系日趋紧张。

同盟重构局势未明

  长期以来遭到西方孤立的德黑兰也一直在努力加强与北京之间的合作。10月份孙建国访问期间,伊朗武装部队参谋长哈桑·菲鲁扎巴迪少将宣布“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意指中美在南海问题上关系紧张。2014年10月,伊朗海军司令哈比布拉·萨亚里率领海军高级代表团访问中国,并参观了解放军在上海的海军基地和位于青岛的中国北海舰队。据了解,伊朗拥有三艘俄罗基洛级潜艇以及十几艘小型潜艇。这让人怀疑中伊两国加强海军关系目的何在,以及双方对未来波斯湾地区的侦察活动有何意图。

“如今中东地区联盟政治发生了重要变化,俄罗斯、伊拉克、伊朗,包括新加入的土耳其,想争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的主导权;而美国、以色列、沙特作为既定利益的维护者想要维护自身在中东地区原有的影响力。”余国庆说,“今后一段时间,中东的格局将建立在中东盟友重组的基础上,各方围绕地区利益的角逐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而伊朗无疑是当前中东各国利益博弈竞争中关键的一方。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日前发表评论文章认为,沙特阿拉伯与伊朗在中东大片地区处于对峙状态。但迄今,“伊朗显然占据着非常明显的优势。” “政治上,伊核协议签订后,伊朗得以与其他世界大国‘平起平坐’;军事上,伊朗派出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争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外交上,沙特将卡塔尔‘扫地出门’后,长期围堵伊朗的逊尼派力量遭到分化,而伊朗通过与俄罗斯的密切合作,提高了它自身在中东地区的作用和国际影响力。”孙德刚说。 “在中东地区,无论在反恐问题,还是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包括也门与沙特的争端问题上,伊朗都起着很大的作用。现今伊朗在中东地区有两个目标,一是成为地区局势的主导者,二是成为地区利益的支配者。”在余国庆看来,未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政治重建过程中,伊朗都将谋求拥有足够话语权的中东大国地位。“但在美国、俄罗斯等国的强大力量面前,伊朗仍然处于战略守势,难以成为‘中东领袖’。” 同时,孙德刚指出,由于沙特和伊朗在中东地区存在结构性矛盾,并各自通过宗教动员形成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对垒,加上美国、俄罗斯、以色列等力量介入其中并选边站,造成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极化”现象明显,两大力量之间和解的余地较小。

  与此同时,中伊加强合作可能令沙特阿拉伯感到不满。沙特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也是北京在海湾地区的另一个海军合作伙伴。在与伊朗接触的同时,中国一直在跟沙特进行港口外交。譬如说,在孙建国访问伊朗前夕,中共中央军委成员、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在北京接待了沙特海军司令阿卜杜拉·苏丹。

  报道称,与中伊之间的海军关系相比,中国与沙特的海军接触层次更高。总的说来,中国与沙特的关系更为广泛,且近年来得到了很大发展。不过,和伊朗不同,沙特是美国的亲密防务伙伴,也是其在海湾地区安全利益的一个保护者。因此,美中在南海领土纠纷和通航自由问题上的紧张关系让人很难看清未来中国与沙特之间的海军合作能够加深和扩大到何种程度。我们只能猜测,通过与北京交好,利雅得正寻求在伊朗核协议之后对华盛顿产生影响,获得美国更多的军事援助和安全保证。

  此外,与伊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沙特干预也门、试图赶走胡塞组织并支持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以来,中国把沙特纳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计划急转直下。在沙特发动空袭后,中国立即对也门局势恶化表示担忧。

  经验表明,中国不喜欢地区不稳定,因为它威胁到在海外的中方投资和中国公民。不过亚丁湾周边水域构成了非常重要的交通和航运海上通道,特别是对来自沙特阿拉伯红海沿岸的石油和往来中国的中方商品而言。北京和华盛顿一样,非常重视亚丁湾的通航自由。这从中国自2008年以来参与该地区的国际护航行动就能看出来。

  报道称,中国正齐头并进,与海湾地区两个互为对手的主要国家发展关系。不过随着它寻求在军事合作与经济和安全现实之间找到平衡,它与伊朗和沙特之间的海军外交很难一帆风顺。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恐难顺利,美不应感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