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冈县暴力团成员首次低于2000人,参加暴力团没

2019-11-17 04:19栏目:中国军情
TAG:

  《每日新闻》称,美国财政部已2014年7月宣布对“工藤会”上述两名最高头目实行经济制裁,冻结其在美国的财产,并禁止美国人与其进行交易。该事件也引起韩国民众的高度关注,有网民评论称,“日本已开始向黑势力宣战了,韩国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由于日本警方取缔暴力团(黑社会组织),导致暴力团的“上纳金”等收入减少,暴力团成员等因经济困窘而参与走私等犯罪的情况出现增加。此外,即使已经脱离组织,因生活贫困而再次走上犯罪道路的前暴力团成员也不在少数。鉴于上述情况,福冈县警方计划加大援助力度,帮助暴力团成员脱离组织和实现就业,进一步削弱暴力团并促进成员回归社会。           “能拿到上百万日元。要不要召集朋友一起干?”2015年秋季,福冈的一名前暴力团成员接受了昔日朋友的邀请。    他需要做的事就是使用伪造信用卡,从ATM机取出现金。这名前暴力团成员因为存款花光,生活拮据,立刻就同意了。   2016年5月15日早晨,日本17个都道府县的便利店ATM机遭非法提现约18亿日元。2018年2月,福冈县警方以涉嫌盗窃为由逮捕了主谋暴走族“关东联合”(已解散)的前成员。此人在全国的暴力团成员中广有人脉,他联系“工藤会”(本部位于北九州市)的相关成员,以连锁式的方式招募提现的人。   日本全国参与这一非法提现案件的暴力团相关人员超过100人,大部分人为了分到一些钱而参与犯罪计划。    据福冈县警方等透露,因经济拮据而参与犯罪的暴力团成员和前成员出现增加。今年2月,一名韩国籍男子因主导价值1.7亿日元的黄金走私案件而被逮捕,该韩国男子的同谋是工藤会的前成员。据参与搜查的相关人士透露,他们从大约2年前开始多次进行走私。    福冈市政府机构内设置的暴力团相关咨询会场        福冈县警方为了预防此类犯罪,加大了援助力度,帮助暴力团成员脱离组织和实现就业。一位暴力团成员对警官表示,“上缴纳金很痛苦。虽然没有可以依靠的家人,但今后希望堂堂正正地生活”。这名警官根据日本28个都府县8月上旬缔结的广域合作协定,为这名暴力团成员介绍了一份其他县的工作。这份协定于2016年启动,当时有14个都府县参加。帮忙找到工作后还会提供后续服务,定期与被帮助者联络以了解情况。       1 2 下页 >>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眼中,“YAKUZA(也称黑社会、暴力团)”和樱花、武士等一样,都是极具日本特色的事物。在经过很多电影电视剧等文艺作品的渲染之后,日本的“暴力团”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由于日本有“指定暴力团”的制度,因此让很多中国人误认为日本的“暴力团”是合法存在的组织。其实,“指定暴力团”制度是为了监视并限制这个组织。为了取缔黑社会活动,日本警方与民众做了坚持不懈的斗争。其中,福冈县被称为“修罗之国(意为凶神恶煞盘踞的土地)”,特别是其域内的北九州市,曾经是“暴力团”活动十分活跃的地方,日经中文网汇总了《日本经济新闻》等相关报道,为您讲述一段日本警方与“暴力团”的斗争故事。   “暴力团”是警察起的名   日本“暴力团”的起源可以追溯至江户时代,主要由开设赌场的“赌徒”、在祭祀活动上经营摊位和管理出摊权利的“摊贩”这两种人发展而来。当时的“暴力团”保护民众免受武士阶级的无理欺压,同时重视信任关系的“仁义”文化得到美化,在日本的评书等大众曲艺中,“暴力团”的事迹经常作为美谈口口相传。 山口组第6代组长筱田建市(2011年4月,日本大阪,KYODO)    但在近代化以后,尤其是二战之后,“暴力团”的活动迅速扩大至伴有暴力恐吓的非法领域。从贩毒、卖淫到收保护费,社会民众对暴力团的反感不断加强,警方也加强了对“暴力团”非法行为的取缔。    之后日本进入泡沫经济时代,“暴力团”开始钻法律空子,从事土地交易和地下融资等业务,同时加深与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关系,进一步扩大了势力。作为其中一种手法,“暴力团”成员以房地产开发商的身份,将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再转卖给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对于不愿出售土地的业主,采用类似恐喝的手段,逼其出让土地。这样一来,房地产开发商和银行的资金随之流入了“暴力团”。地下经济与合法经济的边界变得模糊不清。   “暴力团”这个说法其实是来自日本的警方,经过媒体传播后成为社会通用的语言。日本的《防止暴力团成员不当行为法》(通称:暴力团对策法)将暴力团定义为“这个团体的构成人员有助长团体的、习惯性的暴力不法行为等的担忧的团体”。    “修罗之国”的福冈   而福冈县是日本“暴力团”活动比较活跃的地方。据称,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是福冈县“暴力团”活动最猖獗的时期。普通市民有时也会成为目标,人们成天惶恐度日。当时,公然索要保护费、内部街头火并、民宅里发现火箭筒和手榴弹等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福冈警察官网上公开的手榴弹举报制度   “这里不是普通地方,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变了”,有福冈人这样回忆道。1990年的一个闷热的夏日,福冈县北九州市小仓北区的一家小酒馆里来了2位不速之客。“也不跟我们组织打个招呼,你们店出什么事也无所谓吗?”其中1个男人一脚踹翻了垃圾桶,威胁道:“想在这里做生意,就必须要雇保镖!”此后一周,61岁的老板娘不断被催促上缴“保护费”。 1 2 3 下页 >>

日本福冈县警方日前宣布,县内暴力团成员和准成员的概数截至2018年底比上年减少150人,降至1890人,自《暴力团对策法》施行、启动统计的1992年以来首次低于2000人。        福冈县警组织犯罪对策课分析称,“可能是由于强化取缔、排除暴力团的氛围进一步加强,成员上缴钱款等资金来源减少,不断有人退出”。        日本全国唯一的特定危险指定暴力团“工藤会”(总部位于福冈县北九州市)成员减少40人,降至570人,人数创新低。工藤会成员在顶峰时的2008年底达到1210人,其后连续10年减少。        此外,福冈县警方帮助其退出的有107人,提供就业支援的有19人。该县2018年4月设置制度,为有意脱离暴力团的人员补贴避难地的住宿费和接受就职面试所需的交通费,到2018年年底前有8人享受到这些福利。

图片 1 资料图:该组织总裁野村悟因涉嫌杀害原北九州市渔协负责人梶原国弘11日被福冈县警方逮捕

  “工藤会”总部设在日本福冈县,是日本九州地区势力最大的黑帮,2012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特别危险”的黑社会组织。“工藤会”的前身是二战前由工藤玄治成立的赌博组织,靠收取保护费、非法进行药物买卖挣钱。截至2013年,该团体共吸收正式成员560人,预备成员390人。

  日本《产经新闻》称,福冈警方和于“工藤会”的斗争已持续数年,此次两个头目落网有效削弱了该团体的势力。对于日本民众要求“彻底粉碎‘工藤会’”的呼声,福冈警方回应道,“警方绝不会退缩”。同时,他希望民众积极提供线索,并呼吁“工藤会”成员脱离暴力团体,重新做人。

  据日本《每日新闻》13日报道,日本黑社会组织“工藤会”的会长田上不美夫逃亡两天后于13日向日本警方投案自首。该组织总裁野村悟因涉嫌杀害原北九州市渔协负责人梶原国弘11日被福冈县警方逮捕(如图)。为防止“工藤会”成员报复,日本警方抽调3800名警察成立“调查总部”全力应对,决心彻底捣毁这股黑恶势力。

  《每日新闻》称,“工藤会”自成立以来可谓劣迹斑斑。由于其成员格外好战,并配有火箭炮等重型武器装备,袭击普通市民成了家常便饭。据悉,该团体曾纵火焚烧中国人经营的餐厅,逼迫中国商人关门停业;还曾多次向当地警局和警察宿舍投掷爆炸物,制造多起爆炸事件。不仅如此,该团体还曾袭击过中国驻福冈领事馆,以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位于下关市的私人住宅。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福冈县暴力团成员首次低于2000人,参加暴力团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