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将在日本增加部署2艘宙斯盾战舰,台空军退

2019-11-17 04:19栏目:中国军情
TAG:

  台北市黄埔四海同心会会长、台空军退役中将李贵发接受香港“中评社”访问时表示,美国在日本军港加强部署2艘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舰,实际上对美国有不利影响,但平时与战时还是不一样,部署可以让日本安心,所以是以政治目的为主。他也分析,从目前看起来,“美国将来放弃第一岛链是必然的”。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驻日美海军司令部(神奈川县横须贺市)17日宣布,将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的夏季在美海军横须贺基地增加部署一艘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舰。据该司令部等称,将增加部署的2艘宙斯盾舰为“Benfold”和“Milius”(排水量均为8950吨),船员共约600人。

  参考消息网5月3日报道 日本《军事研究》3月号刊登富士电视台解说委员能势伸之的一篇文章,题为《 东亚弹道导弹的防御态势》,全文编译如下:

  日本共同社17日报道指出,驻日美海军司令部(神奈川县横须贺市)17日宣布,将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的夏季在美海军横须贺基地共增加部署2艘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舰“Benfold”和“Milius”(排水量均为8950吨),船员共约600人;确实部署时间与地点并未宣布,横须贺基地目前的舰只数量为11艘,外界推测美国此举是为了强化对朝鲜导弹的防御能力。

  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会晤时任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时提出增加部署宙斯盾舰,但未透露具体的时间和部署地。此举是为了强化对朝鲜导弹的防御能力。

  2014年2至7月,朝鲜发射大量弹道导弹和火箭弹,韩国加快了引进“萨德”(THAAD)和SM-3导弹防御系统的动作,试图把可拦截高弹道的“劳动”导弹的时间从1秒增加至45至288秒。另外,日本也部署了第2部可探测弹道导弹的TPY-2雷达,美国海军也增加了部署在横须贺基地的“宙斯盾”舰。本文将详细讲述以美军为中心的东亚弹道导弹防御态势。

  曾任台空军作战司令、“国防部情报次长”的李贵发表示,最近美日军事合作好像有进一步进展,就是在“美日安保条约”下,假如美国在亚洲出现军事冲突,日本愿意支持,看起来钓鱼岛是个问题,但其实朝鲜的问题也很大。

  据驻日美海司令部和横须贺市称,上述2艘宙斯盾舰目前以美国圣迭戈基地为母港。美军上次在横须贺基地增加部署舰只是在1992年。横须贺基地目前的舰只数量为11艘。(完)

  韩国受朝鲜导弹威胁

  他指出,现在东海问题的演变愈来愈复杂,美国介入亚太地区的企图心也愈来愈明显,所以在亚太地区宣布要增加部署2艘宙斯盾舰到日本奈川县横须贺基地,横须贺基地算是日本最大的海军军港,当然是会有政治上及军事上的涵意,到底是针对谁,应该说既是针对朝鲜,也针对中国大陆。

美军将在日本增加部署2艘宙斯盾战舰,台空军退役中将。  2014年2至7月,朝鲜发射了多达8个种类、250多枚新旧弹道导弹和火箭弹。

  他说,就好比今年6月初,日本在距离钓鱼岛岛屿最近的宫古岛强化部署地对舰导弹一样,这些都是美日军联盟上的措施,美日军事联盟的一环。

  就在此之前的同年1月15日,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刘承旼在国会主持召开了一场相关的安保研讨会,韩南大学教授崔凤完(国防武器系统/仿真建模研究中心负责人)分析称,“只要朝鲜调整导弹发射角度,就可以对整个韩国实施攻击”。根据崔教授的模拟实验,假设朝鲜从东北部的舞水端里东海卫星发射场发射搭载核武器(1吨)、射程1000公里的“劳动”导弹,导弹发射675秒后将落在首尔。在导弹飞行过程中,551秒在大气层外飞行,而在大气层内飞行的时间只有124秒。也就是说,当朝鲜核导弹飞向首尔时,韩军能够实施拦截的时间非常有限。

  美军军力部署,先前有退出第一岛链迹象,现在似乎又回到第一岛链加强部署,李贵发分析,其实这是两回事,就算美军退出第二岛链,但在平常时间还是可以在第一岛链范围内增加一点兵力,也有一点吓阻作用,因为大陆现在船舰进出第一岛链已经很频繁,美军与大陆一旦有战事发生,大陆专门针对航舰的武器,当然会逼迫美军不得不退出第一岛链到第二岛链作部署。

  崔教授说,使用PAC-3导弹防御系统(韩军未部署,驻韩美军已部署)能够拦截的高度是12至15公里(拦截时间只有1秒)。而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的“萨德”(THAAD)系统能够在40至150公里处进行拦截(拦截时间45秒),SM-3导弹能够在70至500公里处进行拦截(拦截时间288秒)。因此,崔教授认为“必须建立能够进行多层拦截的导弹防御系统”。

  李贵发强调,虽然中美双方军力比较,还得看将来发展的情况,但看起来美国将来放弃第一岛链是必然的。虽然日本在东亚地区具有一个战略位置,但日本到底是距离中国大陆太近了,日本没有核武,整个领土范围又被涵盖在大陆导弹的范围内,所以美国若坚持部署军力在日本的岛屿或军港的话,实际上是对美国有不利的影响的。只有退到第二岛链才能保持美国的战力,所以从军事角度上看,美军增加部署很难确认是利是弊,但平时还是不一样,可以部署让日本安心,所以是以政治目的为主。

  而刘承旼委员长则表示,“如果韩国不能实战部署“萨德”系统和SM-3导弹,那么韩国必将处在朝鲜核导弹的直接威胁之下”。

  在崔教授和刘委员长强调韩国部署“萨德”防御系统必要性之后,美国《华尔街日报》在2014年5月28日报道称,“美国准备在韩国部署一套‘萨德’系统,并进行了实地调查”。结果,中国外交部在当天记者会上对此表示担忧,称在这个地区部署反导系统,不利于地区稳定和战略平衡,希望美国充分考虑本地区有关国家的合理关切。

  美制雷达可监控津沪

  中国担心的并非“萨德”反导系统本身,而是它里面包含的AN/TPY-2地面部署X波段雷达。该雷达探测距离据说达到1000至1800公里。如果部署在韩国西海岸一侧,不仅中国核心军事设施所在的上海、天津、大连,就连中国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和潜射导弹(SLBM)时,也可以在发射初期就被探测到。

  AN/TPY-2雷达的阵面有9.2平方米,排列着25344个模块,最早作为THAAD-GBR,用于“萨德”系统的目标捕捉和控制“萨德”拦截导弹。FBX-T雷达就是利用了该雷达的硬件,安装上新开发的软件而形成的X波段预警雷达。2006年部署在日本青森县航空自卫队车力分屯基地的就是FBX-T雷达。

  THAAD-GBR和FBX-T曾被视为不同种类的雷达,但因为通过切换模式,既可作为“萨德”系统雷达,也可作为预警雷达,所以自2006财年后,二者统一更名为AN/TPY-2雷达。除了前面的车力分屯基地外,2014年,日本还在京都府经岬分屯基地部署了AN/TPY-2雷达。

  AN/TPY-2雷达目前有2种模式。如果作为“萨德”反导系统使用,被称为TBM终端模式,可探测距离约1000公里。另一种模式被称为FBM前端模式,雷达资源不用于控制“萨德”导弹,而是集中用于跟踪探测,所以探测距离长达约4600公里。部署在日本的2部AN/TPY-2雷达并未连接“萨德”反导系统,所以目前使用的是FBM前端模式,连接到了美军太平洋部队的美国弹道导弹防御情报与指挥中枢C2BMC。如果AN/TPY-2雷达捕捉到弹道导弹飞行信息,其跟踪数据会报告给C2BMC。

  C2BMC的意思是指挥、控制、作战管理与通信,为了应对弹道导弹,连接各种传感器和拦截武器,同意实施弹道导弹防御的设施。

  除了美军太平洋战区,欧洲战区、中央战区以及美国本土的战略司令部和北方司令部也设置了C2BMC工作站,总数达到70台以上。在弹道导弹防御方面,使用了从预警卫星到空中传感器、海上与地面雷达、拦截系统等各军种运用的各种武器装备。C2BMC连接上这些武器装备后,可以向参加实战的指挥官提供敌方导弹发射、飞行轨迹、己方有效的武器选择项等情报。

  截至2014年,伴随着第2部AN/TPY-2雷达部署经岬,夏威夷的C2BMC附加了CDIN(可连接C2BMC的接口),多部AN/TPY-2雷达的数据几乎可以实时地进行合成。也就是说,在2部AN/TPY-2雷达重叠的覆盖区域,尤其是以日本海为中心的区域内上空的弹道导弹飞行,其轨迹都可以非常精确地被捕捉到。此外,威克岛上的一部AN/TPY-2(FBM前端模式)和关岛上的一部萨德系统AN/TPY-2(TBM终端模式)也连接上了夏威夷的C2BMC。

  “5万吨”的海上雷达

  美国在努力强化弹道导弹监视和拦截体制,并且开发出新型海上雷达。

  首先,美国已经公开宣称自2007年起在太平洋上部署了5万吨级、航速达8节的SBX-1海上平台,平台上立有高31米、直径36.5米的圆顶,里面有世界上最大的X波段雷达——XBR。该雷达可发现2500英里外棒球大小的东西。自开发时,美国就一直考虑将该雷达连接至C2BMC上。SBX-1的软件将由2008财年的“build2.0”升级至2015财年的“build3.2.0”。2012年,SBX-1曾参与过用GBI拦截导弹击落中程弹道导弹的试验,并捕捉到发射的目标,将识别数据发送至了C2BMC,成功进行了拦截,但截至2014年,SBX-1的状态并非实用阶段,而是“必要时可部署的阶段”。

  2014年6月29日上午,隶属美国海运司令部(MSC)的一艘新舰驶入长崎县的美海军佐世保基地,用来替换过去30多年负责监视全球弹道导弹飞行的T-AGM23“观察岛”号导弹观测舰。这艘船是T-AMG25“洛伦茨”号新型导弹观测船。该船全长162米,宽27米,排水量达到10264吨,2014年3月交付美国空军,搭载了美空军新式弹道导弹跟踪雷达“眼镜蛇王”(Cobra King)。在后部船桥烟囱后面较高的位置处安装了S波段,后侧甲板处安装了X波段巨大旋转式相控阵雷达,重量分别在50万磅(约226吨)以上。该船隶属于美国海运司令部,但由主要负责监视核试验的美国空军技术应用中心(SFTAC)来运行“眼镜蛇王”雷达。

  “观察岛”号导弹观测舰搭载的“眼镜蛇-朱迪”S波段雷达据说在直径7米的天线上排列着12288个元件,可同时跟踪100多个目标。而“眼镜蛇王”S波段雷达由于要搜集庞大的数据,可跟踪目标数可能会超过“眼镜蛇-朱迪”S波段雷达。高输出功率的X波段雷达不仅可以观测普通高速移动对象物,还可以通过“图像化”来获知弹头朝向。如此看来,“眼镜蛇王”雷达/“洛伦茨”号新型导弹观测船可以监视和跟踪多个弹道导弹的飞行,收集其性能数据。不过,对于该雷达是否连接到了C2BMC,目前尚不清楚。

  台湾战略雷达EWR

  不太清楚的是台湾地区引进的美制预警雷达SRP(后称EWR)。2005年,美方公布的资料称,该项目合同金额7.52亿美元。2010年,台湾地区又与美方签署修订合同,2012年签署持续维护和支援至2017年11月的合同,2013年签署该型雷达升级合同。

  SRP/EWR到底是什么样的雷达?根据美国智库FAS2013年公布的资料,该雷达部署在台湾岛北部海拔2600米的乐山,卫星图像观测到那是一个有3面墙壁的大型建筑,其中至少有2面看上去像天线。

  台湾地区的EWR的外观与美制Pave Paws(AN/FPS -115)或UEWS(AN/FPS -132)类似,但在识别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及其他空中威胁方面能力更强。

  台湾方面曾称,其EWR曾捕捉到朝鲜“银河3”号火箭的飞行情况,但并未公布探测距离性能。根据FAS的资料,台湾EWR的探测距离有3100英里、5000公里和3000英里等几种可能。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台湾防务部门一位空军中将曾称,该雷达能识别3000英里外包括隐形飞机在内的目标。如果该消息属实,那么,台湾EWR预计可以探测到大陆内陆地区。

  另外,台湾防务部门曾表示在台湾岛以东200公里处捕捉到朝鲜“银河3”号火箭的飞行。因此,即使台湾EWR只有2面天线,覆盖水平240度,也能够覆盖大陆、东海、拥有中国导弹核潜艇基地的南海等大部分区域。另外,前面所说的卫星图像,因为黑暗,所以只确认到了2面天线,但也可能是3面天线。如果是那样,就能够实现360度全角覆盖。甚至可能探测到从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之间发射的导弹。

  大陆是如何应对台湾EWR的?有消息称大陆在台湾EWR西北240公里处的福建设置了大小与台湾EWR相当的相控阵雷达,可以干扰台湾EWR。但台湾防务部门称,“解放军的雷达系统对SRP(EWR)没有任何影响”。

  美国参议员兰迪·福布斯2014年5月曾向国会提交报告,介绍了台湾EWR与美军导弹防御系统和感应器系统相连接的好处,但结果未知。

  部署新“宙斯盾”舰

  2014年4月6日,美国时任防长哈格尔在与日本时任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在2017年之前,在日本在部署3艘“宙斯盾”导弹防御舰(BMD),美国在驻日美军基地的导弹防御舰将达到7艘。

  截至2014年,部署在横须贺基地的美军“宙斯盾”舰有9艘。其中5艘是导弹防御舰,分别是“夏伊洛”号(CG-67)、“柯蒂斯威尔伯”号(DDG-54)、“约翰·S·麦凯恩”号(DDG-56)、“菲兹杰拉德”号(DDG-62)、“斯特塞姆”号(DDG-63)。4艘协同作战能力CEC舰,分别是“安提耶坦”号(CG-54)、“拉森”号(DDG-82)、“麦克坎贝尔”号(DDG-85)、“马斯廷”号(DDG-89)。

  CEC“宙斯盾”舰搭载了USG-2数据链装置。可实时与其他USG-2搭载舰、搭载USG-3的预警机、E-2C和E-2D预警机等共享巡航导弹的搜索和跟踪数据。

  那么,新部署在横须贺基地的“宙斯盾”舰到底什么样?2014年10月17日,驻日美海军司令部宣布,在2015年夏天、2017年的夏天,将分别在横须贺新部署“本弗尔德”号(DDG-65)和“米利梅斯”号(DDG-69)“宙斯盾”驱逐舰。2舰现在的母港是圣迭戈基地。另外,目前部署在横须贺基地的拉森(DDG-82)号将更换为“巴里”号(DDG-52)“宙斯盾”舰。

  驻日美海军司令部称,这3艘“宙斯盾”舰都将搭载最新的“基线9”战斗系统,具备防空、弹道导弹防御、水面作战和水下作战能力。这意味着,美国在驻日美军基地的导弹防御舰将不是哈格尔所说的7艘,而是8艘。

  以前,“宙斯盾”驱逐舰被分为弹道导弹防御舰(BMD)和CEC舰,但如果搭载“基线9”战斗系统,将成为“综合防空与导弹防御”(IAMD)舰,同时具备BMD能力和CEC能力。(编译/张诚)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军将在日本增加部署2艘宙斯盾战舰,台空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