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001.com】澳军司令称中美澳即将军演,中国

2019-11-13 19:28栏目:中国军情
TAG:

www.9001.com 1 资料图:俄罗斯之声网站报道页面截图

摘要: 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赫尔利透露,正在积极筹划与中美举行三国联合军演,或很快达成相关协议。他认为,各国军队之间的和谐相处、互相合作能够成为地区稳定的“压舱石” ... ...  2010年9月,中国“洛阳”号导弹护卫舰与到访的澳大海军“瓦拉蒙加”号护卫舰在黄海某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练。  在中美战略互疑鲜有消减的情势之下,举行联合军演对于稳定地区安全环境无疑是积极信号。不过,美国盟友澳大利亚似乎对此更迫不及待,近日已对外提前透露了这项尚未最终确定的计划。  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赫尔利透露,正在积极筹划与中美举行三国联合军演,或很快达成相关协议。他认为,各国军队之间的和谐相处、互相合作能够成为地区稳定的“压舱石”。  不过,独家采访到赫尔利的《澳大利亚人》报同时援引该国2013年国防白皮书草案警告称,中国军事“扩张”正在改变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对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战略影响力构成了直接挑战。  中澳交流打击海盗经验  澳大利亚媒体昨天报道称,国防军总司令赫尔利近日表示,包括澳大利亚、中国及美国军队在内的三方联合演习或“很快就会发生”,“我们正为这个目标努力。”他说。  赫尔利透露称,澳中两国军方领导人已经“大体上”讨论了联合军事演习。“这种事不是各方急于求成的,但它当然已经放上了讨论桌,我们只需要制定可能包含的内容,最佳的(演习)时间及地点。” 他并补充说,他认为美国人想要成为这种演习的参与方。  “目前,我们已经有过初步讨论,‘是的,这是我们应该进一步商讨的事情’。”他说,“下一阶段讨论的目标将是(演习)时间、地点和形式。”  去年以来,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美澳两国战略和防务关系不断加深,除了达成在北部达尔文港驻扎2500名美海军陆战队队员的协议之外,两国的防务合作在今年扩展至更为具体的海军和空军设施、设备部署调整。这些内容清晰反映在上月美澳2+2部长级年度磋商会议发表的联合公报中,但这对盟友同时也异常小心地避免引起中国的疑虑。  就在上周,中国3艘刚刚结束亚丁湾护航任务的军舰在任务结束返航途中对澳大利亚进行了为期4天的访问,作为庆祝中澳建立外交关系40周年的活动之一,访澳期间,两国海军就打击海盗交换了看法。  赫尔利介绍说,在3艘军舰访问悉尼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中国军舰访问澳大利亚港口。不过,他说,中国军舰对澳大利亚港口的访问数字不会太庞大,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访问会更频繁地发生。  印尼澳美军演不止3国  赫尔利称,亚太地区牢固的军事联系至关重要。“我认为它们在各个层面都至关重要,从我能够在个人层面与本地区各支国防军司令通话——我几乎认识他们所有人——到机制层面,彼此都可以加以利用并且能够联合执行任务。”他说,并认为这事关地区军队间的能力和信心建立。“我们每一个国家都着眼于让(自己的)军队为本地区提供稳定和安全,而我们共同努力得越多,我们就越有可能取得成功。”  赫尔利认为,这同样适用于中国,“我们需要了解中国,他们也需要了解我们,我们在研究一项非常有建设性的项目。”他进一步谈及军演说道,“它增加我们彼此的信心和了解。”  事实上,赫尔利在两周前刚刚访华参加中澳第十五次防务战略磋商,赫尔利当时对解放军高级官员说,未来希望澳中两军在战略对话、院校交流及非传统安全领域加强合作,不断提升两军合作水平。  对于本地区军队关系的理想状态,赫尔利提出,当灾难等发生时,各军领导之间能够拿起电话说“这是我们的想法”或者“这是我们正想要提供给政府的建议,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不过,澳大利亚在2013年国防白皮书草案中虽然一如既往地重申了“欢迎一个崛起的中国”的信息,但警惕的论调显而易见。“中国不断提升的军事能力正在改变西太平洋的军事力量平衡。”报告草案写道,“中国国防支出正在为其提供重要能力……包括现代潜艇、反舰弹道导弹和网络战能力的部署,以及两款五代战机、舰载空中力量、反空间系统和反潜战能力的发展。”  除中澳美3国可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之外,印尼、澳大利亚和美国可能也会很快举行大规模救灾演习。赫尔利说,这种演习“不是只有这3个国家参与,将会是一个地区性的联合演习”。不过,由于演习由印尼安排,所以是否会邀请中国参加,将由雅加达决定。

  吴挺

www.9001.com 2 资料图:奥巴马和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参观达尔文皇家军事基地,开始演讲。

  据俄罗斯之声网站12月4日报道 在12月2日举行的北京中澳第17次防务战略磋商中,中澳两国就将在军事领域加强合作达成一致。磋商细节没有透露。不过据澳大利亚国防部秘书理查森透露,双方决定进行45个不同的交流活动与合作。

  在中美战略互疑鲜有消减的情势之下,举行联合军演对于稳定地区安全环境无疑是积极信号。不过,美国盟友澳大利亚似乎对此更迫不及待,近日已对外提前透露了这项尚未最终确定的计划。

  据日本《外交官》杂志网站12月6日刊文称,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3家智库最近均发表了题为《共同目标,利益交汇:美澳印在印度和太平洋合作计划》的报告。该报告提到,美、澳、印应该构建三方安全对话机制。而其给出的理由是,中国的崛起将会在未来半个世纪内给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带来威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底访澳的主要成果就是,北京和堪培拉决定将中澳关系提升为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为两国就加强军事合作达成一致提供了前提。这已远远超出一般性的双边关系,因为澳大利亚是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最亲密的军事盟友。澳大利亚也在同时大力加强同日本的合作。

  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赫尔利透露,正在积极筹划与中美举行三国联合军演,或很快达成相关协议。他认为,各国军队之间的和谐相处、互相合作能够成为地区稳定的“压舱石”。

  日媒称,据悉,三国的政府还并未就此进行讨论;但陆克文办公室的发言人11月30日表示,“构建美、澳、印三方合作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想法,值得进一步研究。三国应该结成合作伙伴关系,并且进一步扩大协商与合作符合各方的利益。”此外,陆克文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采访时提到,印度对三方进行防务合作的可能性抱有非常积极的态度。但就在陆克文此次采访的第二天,印度外交部网站上便贴出声明,断然否认了陆克文的上述言论。声明称:“我们已经注意到一些媒体援引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陆克文有关美、澳、印达成经济与安全合作协议的谈话,但我们目前还没有考虑任何如此建议的打算。”就在同一天,堪培拉方面也迅速做出了澄清;因为公众认为,这样的合作可能会直接冒犯中国。澳大利亚高级专员公署发表声明称,澳大利亚并未提出三方合作的建议。印度在美、澳、印三方安全合作上的观念并不正确。陆克文也明确否认,有关”堪培拉意欲在地区内建立任何多边安全协议“的言论。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研究中心主任莫夏科夫认为,同澳大利亚加强军事合作符合中国巩固自己在本地区主导角色的目的。

www.9001.com,  不过,独家采访到赫尔利的《澳大利亚人》报同时援引该国2013年国防白皮书草案警告称,中国军事“扩张”正在改变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对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战略影响力构成了直接挑战。

  澳大利亚的“中国现实”

  莫夏科夫说:“对中国来说,达成一致是本国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一政策的宗旨就是维持现状和本地区的军事力量平衡。只有在这些条件下,中国的经济扩张及其实力才有可能不断增长。澳大利亚愿意签署涉及亚洲的各种协议,同亚洲国家平等参加一体化进程。因此,中国当然会告诉它,或许要离美国远点。至少免得让美国把中国威胁纳入自己的言论中。完全有可能,正是出于这个目的,加强同澳大利亚的军事合作。”

  中澳交流打击海盗经验

  日媒称,中澳关系有些复杂。一方面,两国的贸易近些年一直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这与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多数国家经济不振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于中国对能源的需求,实际上支撑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自2009年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达到了1050亿美元。特别是在能源领域,中国是澳大利亚主要的资源进口国之一;这刺激了澳大利亚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

  中国对美澳军事合作一致保持警惕,认为它们有公开的遏华倾向。而且有足够多的理由这样认为。澳大利亚是美国建立亚洲反导系统的伙伴,反导系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让中国的导弹潜力化为乌有。而美国位于澳大利亚达尔文港的海军基地,是防止中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任何贸易和军事活动活跃的潜在前哨。那么可以认为中国同澳大利亚加强军事合作是为了努力降低此问题的尖锐性?

  澳大利亚媒体昨天报道称,国防军总司令赫尔利近日表示,包括澳大利亚、中国及美国军队在内的三方联合演习或“很快就会发生”,“我们正为这个目标努力。”他说。

  日媒称,但是,与中国的贸易业加重了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不平衡。前所未有的资源出口增长,迫使澳大利亚货币升值,增加了劳动力成本;这又同时影响了澳大利亚制造业的竞争。据估计,在过去两年里,澳大利亚丧失了10万个制造业岗位。尽管资源和矿业部门继续增长,但旅游等产业却受到了消极影响。除了不平衡的经济关系,因为中国在南海领土争端上日益强硬的立场,澳大利亚还面临着不断增长的安全担忧。南海就在澳大利亚的北上方,而北京明确表达对南海拥有主权会带来安全隐忧。尽管美国一再重申会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并向盟友做出安保承诺;但来自美国会削减军费预算的压力,引发了亚洲国家对美国在亚洲驻军实力的疑虑。所以,尽管陆克文明确否认了三国签署防务合作协议的可能性;但不难想象,堪培拉会在背后考虑这个想法。

  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副所长佐洛塔廖夫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说:“中国不仅想为自己降低此问题的尖锐性。中国在一定程度上也在设法影响这个问题本身。我不认为,中国有重构亚洲军事关系的想法。那些曾经在美国主导下建立的机构还将长期存在下去。至于这些机构的作用以及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还能反映和符合初建时的构想,这倒是个问题。所以中国无需改变、也不必破坏整个现存机构,就能左右地区局势。只是这些机构将逐渐变成当初建立它们的人的手中不再有效的工具。”

  赫尔利透露称,澳中两国军方领导人已经“大体上”讨论了联合军事演习。“这种事不是各方急于求成的,但它当然已经放上了讨论桌,我们只需要制定可能包含的内容,最佳的(演习)时间及地点。” 他并补充说,他认为美国人想要成为这种演习的参与方。

  澳大利亚的慎重回应

  今年夏天中国军舰第一次参加了美澳的联合军演。当时专家们就已注意到,中国触及到了美澳关系中的最敏感的东西——军事接触。从这次北京中澳防务战略磋商结果判断,中国又朝美国的军事盟友澳大利亚迈近一步,争取尽量减少那些中国秘而不宣、然而一旦出现意外就会面临的潜在威胁。

  “目前,我们已经有过初步讨论,‘是的,这是我们应该进一步商讨的事情’。”他说,“下一阶段讨论的目标将是(演习)时间、地点和形式。”

  日媒称,为了加强针对中国的力量,堪培拉已经开始投入数十亿美元加强自己的军事现代化,这包括购买新型直升机、坦克和远程导弹攻击潜艇。今年8月,澳政府批准了四个重大军事项目,这包括购买950多辆新型训练车,升级“标准-2”和“海麻雀”导弹,及加强自己的军事卫星能力。据估计,完成所有项目的需要约30亿美元。

  去年以来,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美澳两国战略和防务关系不断加深,除了达成在北部达尔文港驻扎2500名美海军陆战队队员的协议之外,两国的防务合作在今年扩展至更为具体的海军和空军设施、设备部署调整。这些内容清晰反映在上月美澳2+2部长级年度磋商会议发表的联合公报中,但这对盟友同时也异常小心地避免引起中国的疑虑。

  日媒称,除了升级武器系统,澳大利亚还与邻国开展了军事合作。今年6月,美日安全磋商委员会采纳了加强美日澳防务合作的战略目标;而7月份就在文莱海域进行了第一次联合军事演习。或许堪培拉最具争议的行动发生在上个月;当时,奥巴马和吉拉德总理就在澳大利亚北部建立美军基地达成了一致意见,美军会在此派驻2500名海军陆战队人员。北京则对此进行了抗议,指责美国正在展开“精神冷战”。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澳大利亚的这些措施有点走钢丝的意味;因为它既想反制中国的军事强势,又不想激怒最大的贸易伙伴。

  就在上周,中国3艘刚刚结束亚丁湾护航任务的军舰在任务结束返航途中对澳大利亚进行了为期4天的访问,作为庆祝中澳建立外交关系40周年的活动之一,访澳期间,两国海军就打击海盗交换了看法。

  多边合作有可能扩大

  赫尔利介绍说,在3艘军舰访问悉尼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中国军舰访问澳大利亚港口。不过,他说,中国军舰对澳大利亚港口的访问数字不会太庞大,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访问会更频繁地发生。

  日媒称,由于堪培拉继续其采取平衡的行动,华盛顿可能会很快发现它只是澳大利亚双边或多边合作的一方;因为澳大利亚想通过合作来反制北京的崛起。事实上,国际组织已经越来越成为各国对抗中国所喜欢使用的工具。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东盟在合作上走在了前面。越南、菲律宾等国是对中国在南海立场言辞最为激烈的国家,它们敦促东盟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措施。最近,菲律宾还公布了自己的争端解决计划,并敦促东盟予以采纳。

  印尼澳美军演不止3国

  日媒称,尽管,陆克文谴责签署任何针对中国军事合作协议的行为;但他同时表示,澳大利亚应该加强多边合作:除了在联合国框架下或者东盟防长会议与东盟地区论坛这样的广泛合作外,国防部也希望加强与地区各国的多边安全合作。目前,美国愿意加强与本地区伙伴签署双边协议,如在澳大利亚北部地区部署海军陆战队部队。然而,华盛顿也应该意识到,此次合作的基础开始向多边合作转移;这是亚太地区国家解决棘手问题比较偏爱的方式。(斯年) 

  赫尔利称,亚太地区牢固的军事联系至关重要。“我认为它们在各个层面都至关重要,从我能够在个人层面与本地区各支国防军司令通话——我几乎认识他们所有人——到机制层面,彼此都可以加以利用并且能够联合执行任务。”他说,并认为这事关地区军队间的能力和信心建立。“我们每一个国家都着眼于让(自己的)军队为本地区提供稳定和安全,而我们共同努力得越多,我们就越有可能取得成功。”

  赫尔利认为,这同样适用于中国,“我们需要了解中国,他们也需要了解我们,我们在研究一项非常有建设性的项目。”他进一步谈及军演说道,“它增加我们彼此的信心和了解。”

  事实上,赫尔利在两周前刚刚访华参加中澳第十五次防务战略磋商,赫尔利当时对解放军高级官员说,未来希望澳中两军在战略对话、院校交流及非传统安全领域加强合作,不断提升两军合作水平。

  对于本地区军队关系的理想状态,赫尔利提出,当灾难等发生时,各军领导之间能够拿起电话说“这是我们的想法”或者“这是我们正想要提供给政府的建议,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不过,澳大利亚在2013年国防白皮书草案中虽然一如既往地重申了“欢迎一个崛起的中国”的信息,但警惕的论调显而易见。“中国不断提升的军事能力正在改变西太平洋的军事力量平衡。”报告草案写道,“中国国防支出正在为其提供重要能力……包括现代潜艇、反舰弹道导弹和网络战能力的部署,以及两款五代战机、舰载空中力量、反空间系统和反潜战能力的发展。”

  除中澳美3国可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之外,印尼、澳大利亚和美国可能也会很快举行大规模救灾演习。赫尔利说,这种演习“不是只有这3个国家参与,将会是一个地区性的联合演习”。不过,由于演习由印尼安排,所以是否会邀请中国参加,将由雅加达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9001.com】澳军司令称中美澳即将军演,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