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收兵,我兰空雷达部实现监控考核等工作

2019-11-08 04:09栏目:中国军情
TAG:

图片 1   能文善武,是官兵对陶向明的一致评价。本报特约记者 郭维虎摄

原标题: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团勇夺“金盾牌”紧盯实战转型

图片 2 官兵快速集结。 郭崇德摄 

  解放军报讯 特约记者张力、曹传彪报道:高、中、低空力量交织,旅、营、站信息共享。3月中旬,兰空雷达某部依托军事训练信息管理系统,组织了一场网上模拟对抗演练。“‘敌’机入侵,各雷达站密切监视!”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搜索、跟踪、捕获……一张多方向、多站点、多系统立体防空网顷刻铺开,任凭“敌”机挣扎,也难逃“天网”。演练结果显示,该部信息化条件下防空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初见陶向明,是在南京军区某防空旅新年度开训现场。

初夏,西北大漠冰雪初融,空军某基地演练场杀气腾腾,来自3个战区空军的6支地导部队官兵摩拳擦掌,争夺空军地空导弹兵最高荣誉——“金盾牌”。 压轴课目“真打真”,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团官兵在复杂电磁环境和未知条件下,稳准抢打多批目标,夺得“金盾牌”!有人没想到。为啥?因为他们装备老旧,兵器性能不占任何优势。有人却是意料之中,因为他们一直紧盯实战转型开路,始终站在兵种部队战斗力建设制高点。

  华山,以险著称,登山之路蜿蜒曲折。

  在演练现场,该部部队长易志勇告诉记者,由于部队地处西北边陲,点多线长面广,以往组织全要素全系统训练难度大,现在依托军事训练信息管理系统,不仅可以从整体上锤炼部队防空能力,还解决了部队体系训练难、训练管控难和训练效益低的问题。

  远远看去,一位身着迷彩的大校正在与官兵们并肩战斗。建网组网操作娴熟,排兵布阵指挥若定……硝烟散尽,大校登台讲评,记者赫然发现,这位指挥员正是该旅政委陶向明。

图片 3

  蛰伏华山,潜心试剑;战火砥砺,剑刃日锋。近年来,驻华山脚下某集团军机步旅经历改制换装的阵痛,加速从摩托化到机械化、信息化的转型,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显著提升,先后5次被总部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成为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新型劲旅。

  为提高部队训练效益,该部组织力量集智攻关,用3年时间建成贯通机关和基层、全线长达数千公里的通信基础网络,实现了光缆到站点、网络联班排。在此基础上,他们还研发了雷达操纵、通信等5类专业26个课目仿真模拟训练软件,建成联通军、政、后、装各部门27个业务功能模块,涵盖了作战指挥与监控、远程教育与考核等10多个方面内容的军事训练信息管理系统。

  “一位政治干部抓军事训练也这么驾轻就熟,看来确实具备硬实力。”一旁的上士秦希华听见记者的感慨,满脸自豪地说:“陶政委在赫赫有名的‘硬六连’当过排长、干过指导员,在咱们旅是响当当的‘硬骨头政委’!”

“当年换装带来的冲击,不亚于一场改革。”团长刘志平介绍,该团接换的首套某型防空武器系统,信息化程度高、技战术融合强,从团营指挥员到每个战斗员、从指挥体制到训练模式、从训练管理到战斗力生成,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手握“金疙瘩”,怎么当先锋?他们盯着实战需求学习钻研,主动挑战兵器装备的极限值,谋求作战效益的最大化,研究制订的120余项教令训令和战法训法填补了国内空白;围绕空袭与反空袭中新装备如何打、怎么防开展战法研讨和兵棋推演,自设演练训练难题,主动找“强敌”过招,组织10余次动态抗击训练,完成了10多个新课目演练,一批动态抗击、抗干扰作战、伪装防护等新战法应运而生。 “好的家业不是守出来的,而是闯出来的。这个团成长的每一步,都折射出对兵种部队的战略担当!”该团所在师政委刘亚武告诉记者,换装没几年更先进的同型装备就列装到了兄弟部队,但这个团却一直创造并保持着地空导弹兵历史上击落最快最慢、最高最低、最远最近目标和干扰条件下命中率最高等11项第一。 从“首家”到“首次”,他们一路冲锋、永不停歇,一次次闯进空天防御的“无人区”。前年金秋,大漠深处,该团某营百余名官兵、数十部战车已蛰伏数小时,然而战机却只有几秒钟。“目标锁定!”“发射!”烈焰托举起一枚利剑冲天而起,直刺苍穹……几分钟后,群指挥所通报:导弹命中目标! 这次任务其实是他们争取来的。前几次参加同类型任务,他们一年一个台阶,连创空军纪录。见好就收,还是继续冲刺?不仅要冲刺,更要拼尽全力,从战区空军到师团指挥员达成共识:“让从未执行过此类任务的某营上,积累作战数据,还可以向兄弟部队学习!”谁都没想到,数十天战风沙、斗酷暑,这个搭乘末班车来的“学生”,最终得了“头彩”,掀开了空军防天反导能力建设崭新的一页。 从当年的新装备,到如今的老伙计,他们缘何20余载“宝刀不老”?团政委于飞的总结只有两个字:人才。其实,从接装那天起,他们就担负起了兵种部队人才种子基地的重任,6次分流为空军输送近300名骨干人才,30余人走上师旅团级领导岗位。 人才分流不断流,向外输血更造血。他们把人才放到与战斗力建设同等重要的位置考量,一批大校军衔的技术专家,跟着部队遂行任务,上高原、入大漠、走边陲,扎在一线保障兵器、带教徒弟,官兵亲切地喊他们“大校保障班”,可有谁知道他们都是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让自己的想法在战斗力末端开花结果。空军级专家、高级工程师周建奋,面对刚刚到手的新装备,边学边干边总结,编写了20余种装备的学习教材和使用手册,发现和改进的技术问题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数千万元。 高级工程师席吉虎的名言“不敢同第一较量的人,永远争不到第一!”他敢于创新不畏权威,多次在重大任务关头独立排除临战故障,成为外方专家都叹服的“兵器通”,被空军授予“刻苦钻研新装备的模范干部”荣誉称号。“一般故障不出连、复杂故障不出营、重大故障不出团”,已成为该团兵器保障新常态;“团有专家、营有骨干、连有后备人才”,人才梯队初具雏形;科研革新成果获奖20余项,士官搞课题攻关、带干部徒弟已不算稀奇。 战略转型,人才为本;才尽其用,融合制胜。接装20多年,团党委18次被评为先进,团19次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主要得益于人才这个战略资源。团长刘志平告诉记者,近些年该团多次与兄弟部队角逐比武竞赛场和实弹射击演兵场,虽然装备明显劣势,却能屡次夺魁。败中求胜、险中求胜,靠的就是融合! “指挥人员懂技术,技术人员懂战术,保障人员懂系统!”高工周建奋深有体会,每次大项任务都是自己和团长住一个野战帐篷,方便有问题随时交流;每次战术研讨会技术骨干必须参加,什么目标用什么战术,技术人员说了算! 转型,让他们的目光不再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是把目光瞄向更为高远的空天,跨专业、跨领域甚至跨军种学习研讨,人与人之间、装备兵器之间、火力单元之间、兵种部队之间系统融合越来越紧,与实战的距离也越来越近,锻造空天铁拳,一个新型团队正在崛起。

  从摩托化装备到信息化装备——换剑

  记者在模拟训练中心看到,官兵正通过直通各级站点的视频网络进行“面对面”考核和讲评。随着训练科副科长朱世杰发出指令,10分钟后,第一组人员进入模拟训练室开始在线问答。该部政委文庚平感慨地说:“过去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检查考核,考核组需行程3000多公里,前后耗时一个多月。如今依托这套系统,实现计划、训练、监控、考核等各项工作‘一网调控’,训练效益明显提高,部队连续4年保持雷达情报合格率100%、优质率99%。”

  身怀硬功——讲得能入心,登车能打仗

  2003年,这支部队由摩托化步兵师改编为机械化步兵旅;2010年,部队列装新式坦克、步战车、自行高炮等我军新一代陆军主战装备。

  “硬骨头政委”到底硬在哪?机关干部首先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剑”换了,人依旧,如何实现人与装备的最佳结合?

  军区组织“四会”优秀政治教员比武,陶向明得知后带头报名参赛。部属忍不住“拉袖子”:“兄弟部队报名参赛的多是营连干部,你一个旅政委上去,万一没发挥好,这洋相可就出到军区去了!还是选几个基层官兵参加吧,赢了是旅里的荣誉,输了也不影响形象。”

  旅政委孙宗政说,原来的行家里手成了“门外汉”,人才问题成为新装备训练的瓶颈。

  可陶向明并不领情:“即使输了,挑战面前敢冲敢上,对部队也是一种无声的教育。”

  就拿新式火炮来说吧。过去打炮下指令主要靠喊,搬炮弹、抬大架比的是力气;现在变成看屏幕、按电钮,仅火炮战斗舱就有上百个按钮,昔日的训练尖子都看傻了眼。

  搞调研,查资料,精心备课……比赛如期举行,陶向明全程脱稿侃侃而谈。评委们一致认为:视野开阔、事例典型、说理透彻、令人信服。比武结果公布,陶向明一举夺魁!

  该旅有3个英模连队,号称华山“三只虎”。如今,他们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训练不再称雄,比武时常败北。

  “干一行就得精一行。自己没两把刷子,怎么给部属树好样子?”从当指导员那天起,陶向明就把上好政治课视为“看家本领”。

  换剑须换思想,练剑须换队形。很快,51名高学历干部走上各级指挥岗位,29名信息化专业的干部担任连队主官。

  去年初,所属某团上士小廖的单亲妈妈身患重病,小廖准备提前退伍回家照顾她。为了让儿子安心服役精忠报国,小廖的妈妈执意住进了养老院。

  接装新型步战车4个月,装步二营营长许武勤带领官兵摸索出6种新训路子,创造了该旅新装备战斗力形成时间最短的纪录,二营荣立集体二等功。2011年底,许武勤被越级提拔为旅参谋长。副旅长赵勇当连长时投弹83米,是军区投弹亚军。他拿出当年练投弹的劲头钻研信息化装备,半年就拿到战车驾驶、通信两个专业一级证书。

  感动之余,陶向明没有急于以此事教育官兵,而是根据这个故事写了一封公开信,以旅党委的名义寄给每个战士的家长。近千名家长在给部队的回信中表达了对子女建功军营的热切期盼。陶向明趁热打铁,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组织“家书联展”,在官兵中引发了强烈的思想震动和情感共鸣。

  旅党委9名常委人人取得主战装备3大专业等级证书,精通7种以上火器射击;2011年参加军区师旅级班子训练考核,总评优秀。军区领导称赞他们是全面过硬的“打仗型”班子。

  政治工作是行家里手,军事训练也毫不含糊。参加集团军党委班子岗位练兵比武,陶向明脱颖而出,夺得总评和3个单项第一。一次演习,导演组临阵换将,让陶向明代替旅长指挥,结果3组情况处置可圈可点,赢得高度评价。

  3年来,该旅与15个军内外单位建立协作关系,邀请140余名专家到部队帮教育人,选送392名人员外出学习跟训,组织专业强化培训1800余人次,营连主官新装备专业技术等级考取率达72%。修理营士官刘纪伦研发14项新装备成果,被兰州军区授予“爱岗敬业模范士官”称号。

  善打硬仗——妙招治顽疾,良策解难题

  2012年,该旅参加兰州军区比武,以夺取11枚金牌、破8项军区纪录的成绩,列全区旅级单位第一。

  更令官兵佩服的,是陶向明处理棘手问题的妙招。

  从传统战法到体系对抗——砺剑

  在事关基层敏感事务上,怎样才能杜绝“递条子”“拉关系”的现象?陶向明一方面要求各级领导和机关干部“向我看齐”,公开承诺不插手基层敏感事务;一方面加强问责,言明“哪个营连接到的‘电话’‘条子’多,说明所属官兵思想教育没做到位”,出现问题,相关营连主官必须在大会上说明情况。几个回合下来,“电话”和“条子”越来越少。

  2011年,装步二营担负军区“装甲合成营进攻战斗”试点任务,组织首次实弹检验性演习,就让观摩者赞不绝口。

  陶向明把更多精力投在破解影响战斗力建设的深层次问题上。

  然而,演习讲评,时任旅长王欣却毫不客气地打了低分:“不及格。”

  一次,该旅和空军某部组织对抗演练。谁知演练在即,几台战车却掉了链子:接受远方空情时断时续。一检测才发现,原来是软件出了问题。旅里召集技术骨干连夜攻关,仍没解决问题。直到厂方人员出马,调整了几个参数,系统才恢复正常。

  原因是,合成营拿着新剑,舞老套路!新装备信息系统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通信信道堵塞,命令传达不到末端。

  这件事深深刺痛了陶向明。怎样才能突破人才建设的瓶颈?深入调研之后,陶向明提议推行“方格化”人才培养模式:按照作战能力建设要求,区分侦察预警、指挥控制等专业拉起5条横线,按照作战指挥、装备操作、维修保障等方向画出3条竖线,把全旅上百名技术骨干分门别类落到“方格”里,推行精准化培养,先从点上突破。

  对此,营领导委屈地说,新装备的生产厂家没能解决联通问题,我们咋办?

  找准了定位,技术骨干的钻研热情一下子点燃了。当年,该旅首次全程运用指挥信息系统组织演练,在没有厂方“保驾”的情况下,取得6发6中的好成绩。

  “尽快让新装备融入作战体系,我们能不能有所作为?”经过旅党委研究,由通信科长雷平红牵头,组织力量构建新装备体系作战平台的攻关开始了。

  处事硬气——心中有戒律,办事不逾矩

  针对新装备系统软件不兼容、数据难联通等问题,官兵与军内外16名专家联合攻关,通过升级软件系统、规划组网等模式,实现了不同武器平台间的信息互通,全旅形成作战要素融合、作战单元链接的基本作战体系。大学生排长熊辉还破解装甲指挥车组与步战车、坦克信息系统不兼容问题,实现了旅营连三级语音数据信息的互联互通。

  陶向明也挨过骂,一位有着十多年交情的老朋友红着脸说他“死心眼”。

  依托新装备,该旅立即组织部队运用作战体系进行对抗。

  那回,旅里兴建文化活动中心,朋友闻讯找上门,想请陶向明帮忙承包项目。得知朋友的公司不具备资质,陶向明不但没答应,还给他上了一课:“我对你‘够意思’,对组织对官兵就‘不够意思’了!”

  2012年,装步四营参加实兵实弹检验性演习,营长梁峰还按传统战法,提前勘查地形,部队按时间协同,用白灰设立固定目标,准备让几十台步战车一字儿排开打实弹。

  心中有戒律,办事不逾矩。前段时间,旅里一项工程建设项目招标,一下涌来十几家竞标单位。有人带着厚厚的红包登门拜访,想私下“摆平”陶向明。陶向明沉下脸呵斥:“你把我当什么人?马上把东西拿走!”第二天的党委会上,陶向明提醒大家:“这些人找我行不通,还可能去找你们,大家都得把门看紧了。”

  王欣对梁峰说,你这不叫演习,叫演戏!

  自身作风过得硬,才能硬起手腕抓作风。去年底,有个连长因带兵简单粗暴被“投诉”到机关。陶向明立即深入该连蹲点调查,发现反映情况属实。就在此时,一位老领导打来电话:“向明啊,我从来没找你说过情,但这件事想请你放一马,年轻人哪能不犯错?批评批评算了……”

  梁峰说,那咋搞?王欣重新指定陌生地域,临时设置目标,并要求指挥员登上营指挥车实施动中指挥,用新装备的信息系统侦察目标,进行体系对抗。

  “老领导,您当年反复教导我们兵心不可失,这事可不能装作看不见啊!”陶向明提议召开党委会,研究决定,将这名干部调离连长岗位,并责令其在军人大会上作检查。(特约记者 王余根 邵 敏 李 勇)

  此次演习,梁峰成功地利用信息系统实时监控战场态势,实现了战场精确指挥,获得全胜。

  演习结束,梁峰长出一口气说,这一仗打得过瘾。

  按照实战标准组织新装备演练——亮剑

  2010年9月,该旅参加总部组织的跨区演习。

  然而,战前拉动训练出现一起车辆事故,造成人员伤亡。有领导警告:机步旅再不能出事故了!

  是消极保安全,还是保战斗力?当时压力最大的莫过于面临提升的旅政委黄琪翰了。然而,在黄琪翰主持的党委会上,却作出这样的决定:全旅按实战要求,到战场亮剑。

  于是,王欣带领车队飞奔,黄琪翰收尾断后,全旅整建制连续机动86小时,行程2400余公里,提前到达指定地域。

  可是,前往作战集结地域时,他们又遇“拦路虎”。山高坡陡、阴雨连绵、道路泥泞,数百台新装备有部分陷在泥淖里。

  这时有人说,把剩下的新装备放在山下,开上去的新装备参加演习也能应付。不然硬往山上开,万一翻下去一台就会前功尽弃。

  可黄琪翰说:“演习就降低标准,真打仗怎么办?”

  于是,部队冒雨干了一个通宵,搬石头垫、用铁锹平、用拖车拉,使新装备全部开到了作战集结地域。

  战斗打响后,他们组织新装备在恶劣条件下对217个目标进行实弹射击,命中率达98.6%。

  演习归来,他们有了更大胆的想法,走出熟悉的外训地,把新装备拉到环境恶劣的地域去训,提高部队全域机动作战能力。

  2012年7月,部队赴西南高原某地,从海拔3500米到5200米,分4个高程开展阶梯式训练。这次训练,他们采集新装备高海拔地区作战训练4000余组数据,为全军列装同类装备部队高原作战训练摸索了路子。

  “战场亮剑不是表演秀,而是为了研练克敌制胜的剑法。”每次部队参加重大演习时,该旅领导总是这样要求参演官兵。

  在兰州军区实兵对抗演习中,装步一营担任模拟“蓝军”合成营的任务。新任营长藤益权第一次组织夜间实弹训练,心里没底,请求旅长王欣坐镇指挥。

  王欣说:合成营指挥员是谁?是你。接着又说,不要怕,出了问题,旅长担着!

  王欣没有到现场,却给藤益权卸了“包袱”。藤益权率领官兵发挥新装备的优长,出色完成实兵对抗演习任务,并总结出新装备夜间反击作战的基本战法。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比武收兵,我兰空雷达部实现监控考核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