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强军梦宏伟蓝图,曾常从噩梦中惊醒

2019-11-06 17:08栏目:中国军情
TAG:

图片 1 资料图:解放军狙击手朱雷

图片 2

人物小传:李庆昆,2005年12月入伍,现任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曾获全军爱军精武标兵、陆军首届“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原沈阳军区学雷锋标兵,荣立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各两次。

摘要: 第20集团军某旅上士班长杨磊是一名狙击手,去年5月,正参加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集训的他接到旅里电话,征求他的意见,是回旅参加2013年优秀士兵提干考核,还是留下参加比武。 ... ...   第20集团军某旅上士班长杨磊是一名狙击手,去年5月,正参加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集训的他接到旅里电话,征求他的意见,是回旅参加2013年优秀士兵提干考核,还是留下参加比武。  两次荣立三等功的杨磊已经年满25岁,这是他符合提干条件的最后一年。杨磊一度陷入矛盾之中:放弃比武,参加旅里的提干考核,胜算是3/7;参加比武,对于一个步兵来说,夺冠希望是1/102。  但杨磊最终选择了1/102。  5月17日,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集训比武正式拉开帷幕。在高手云集、充满变数的狙击赛场,杨磊沉着发挥,最终折桂。  其实,刚入伍时杨磊身体素质并不好,成为一名神枪手背后吃了多少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他射击时习惯性耸肩,容易造成枪托微抖。狙击步枪射击,枪托晃动1毫米,400米距离偏差就近半米。  杨磊准备了4个弹壳和4块玻璃。每次据枪训练,都把玻璃和弹壳放在枪口、头顶、肩头和腰上,稍有颤动弹壳掉下,计时就从头开始。  教员要求瞄准训练一个小时,他练一个半小时。最后全身麻木,只有眼睛能动、大脑清楚。有一次,杨磊感觉有个东西在身上爬,也始终纹丝不动。训练结束,观察员告诉他说,那是一只蝎子。  经过长时间的刻苦训练,杨磊终于克服了耸肩动作,据枪动作越来越稳固,成绩也越来越好。  在参加集训前,他觉得自己对军事地形学掌握得不错。但第一次山岳丛林地按图行进,他多绕了七八公里,不仅超时,而且10个目标点只找到4个。  随后,每次室外课,他都带份地图。别人课间休息,他就拿出地图,对照地形,确定站立点。最后练就了“拿到地图就能看到路”的绝活。  一次,徒步渗透比赛,终点在山背面。出身特种部队的队友认为山势陡峭、植被茂密,应该绕过去。但杨磊判断山中有一条冲沟,且经过雨水冲刷,沟内没有灌木丛,能够翻越。最后,果然发现一条冲沟直通山顶,跋涉90多分钟,他们比其他组提前10分钟到达指定位置。  找对路,对狙击手来说,只是成功了一半。如果射击位置选不好,就无法完成最后狙杀。初期训练,杨磊只注重更好完成射击任务,而忽略了便于伪装观察、撤退转移的要求。为此,栽了不少跟头。  经过反复琢磨,他自制了一件伪装衣,上面密密麻麻缝了1万多针,绑了3000多根自购伪装条。光线射在上面,没有丝毫反光,伪装效果极好。  过硬的心理素质也是一名出色的狙击手不可或缺的。2011年7月,杨磊以优异成绩入选军区狙击手集训队。一次射击比武,杨磊和队友配合,在13秒内命中6个目标。但比另一组慢0.02秒,屈居第二。  为补回这0.02秒的差距,他让战友卡秒表提高出枪和换弹夹速度,反复上万次;用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创造干扰条件,增强射击心理素质。  2013年4月,杨磊进驻昆明,备战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集训比武,这也是他第三次参加狙击手集训。初到昆明,由于水土不服,他产生了强烈高原反应,头昏脑胀、胸口发闷、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还没有得到调整,高强度、快节奏的紧张训练就开始了。练越野,在山路上一跑就是20公里;练潜伏,在草丛中一趴就是半天;练渗透,在大山里一待就是一整天,蚂蚁、毒蚊浑身乱窜、乱咬,全身都是奇痒难忍的疙瘩。  最痛苦的还要算蠕动爬行——包括面部在内全身都要紧贴地面,仅靠手掌和脚掌带动身体前进,速度慢到只能用每秒前进多少厘米计算。昆明山区以针叶林为主,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木刺,每次他们都被扎得全身布满血点。  “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杨磊毫无畏惧地说。有一次,训练徒步渗透,路上山石遍布,他跑速过快,不小心被绊倒磕掉了半颗门牙也不知道。  和当狙击手一样,杨磊带兵也是一个原则——一切从实战出发。100米精度射击,他要求班里的战士能在100米外的任意距离无依托射击,而他自己则在200米外进行立姿、跪姿和卧姿3种方式射击。  近年来,他个人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全军优秀狙击手”、“优秀士官人才三等奖”,并被家乡推选为“征兵形象大使”。  今年年初,杨磊主动请缨,担任全旅射击集训队教员,所教36名官兵,步枪射击平均成绩46环以上。6月中旬,该旅千里北上参加实兵对抗演习,由杨磊率领的狙击分队人均“毙敌”6人以上,所带班被评为“演习先进班”。

  上士朱雷没想到,把这枚小小的金质奖章真正佩戴到胸前的过程是那样的艰辛与漫长!说起这枚“狙击手”奖章,朱雷倍感自豪。它的珍贵不单是因为拥有它的人屈指可数,而是因为奖章背后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实战经历。

杨磊在《央广演讲台》


  故事得从头说起。从新兵入伍,朱雷便梦想着成为一名狙击手。为此,他坚持苦练了8个寒暑,腿脚上因训练骨折术后留下2块伤疤,手背上17块冻疮疤……

  他在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中获得个人总评全军第一名;

“维和不仅是荣誉,更是责任。”作为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部队中的一员,5月底刚刚凯旋的李庆昆认为,“当兵就该上战场”。

  从营里到旅里,从军区到全军,朱雷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参加了全军狙击手选拔集训。

  他被评为“全军优秀狙击手”、“丛林枪王”;

这是他第二次报名参加维和任务了。

  150人的队伍经过一轮轮的选拔淘汰,最后只剩下38人。朱雷战胜了生理和心理的极限挑战,以综合排名第六的成绩站在了留下的方阵中。他有点沾沾自喜,自认为已是名副其实的狙击手了。但,真正的利刃须经血的淬炼。没有经过实战的锻打,一切都还言之过早。

  他被陆军第20集团军、济南军区分别记一等功、二等功一次;

2013年,应联合国请求,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马里被联合国评价为“最危险的任务区,没有之一”。那一次,李庆昆报名参加,成为维和部队中的一员。

  那天凌晨两点,急促的哨声打破了营地的宁静。朱雷等9名集训队员被教官当场抽点,随即登上了不知开往何方的列车。一路辗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营地。朱雷和队友们被告知:这是实战,任务是狙击越境武装毒贩。

  他入伍13年来,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兵”、“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感动集团军十大人物”、“集团军优秀教练员”,“集团军‘四有’革命军人标兵”等;

李庆昆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战争气息,是在2014年5月上旬。当时政府军与反政府军交火已经打到了距加奥任务区14公里处,情况很紧急。面对危机四伏的局势,指挥部决定,在反政府武装阵地前举行一场实弹战术演习,以武慑敌、以慑止战。

  即将初试锋芒,朱雷心里说不出的紧张。任务小队按计划到达伏击地域,随后便开始了漫长而煎熬的狩猎。蚊虫的袭扰、肢体无法活动的酸痛、精神上的高度紧张,让朱雷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随身携带的干粮告罄,他们便生吃蛇鼠充饥。终于,一伙可疑人员护送着一辆卡车出现了。在与武装毒贩的交战中,朱雷将毒贩击毙,瞄准镜里腾起了一层血雾……

  他就是本期演讲嘉宾——全国人大代表杨磊。

“当时,我感到军旅生涯能够近距离感受战场,是一次难得的历练,更是宝贵的经验财富。”作为快反中队副队长的李庆昆主动请缨负责此次任务,他带领中队在距离战场8公里处完成了一次高标准的实弹演习任务,150米外的几个目标连续命中,有力震慑了武装冲突人员。

  任务完成,朱雷获得了此次狙击手选拔集训的最高荣誉——“狙击手”奖章。

  3月6日20:30,全国人大代表、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连长杨磊登上《央广演讲台》,做了题为《强军召唤奋斗者,成功偏爱追梦人》的演讲。

去年5月,李庆昆瞒着家人再次主动请缨参加维和任务。“有了之前的维和经验,我更应该和战友们一起上战场。这样既能够给战友多一分信任,也能够让我们的家人少一分担忧。”

  没想到,凯旋后的朱雷并没有首战告捷的兴奋,那团血雾反而让他常常在噩梦中惊醒。虽然领导为他安排了心理疏导,但朱雷内心的恐惧与焦躁并没能完全排解,一度甚至对自己的狙击手之路产生了迷茫。当胸口苦闷得就像快爆炸一样,他就到训练场一遍一遍地跑障碍,直到累得没有力气去思考任何事……

图片 3

那段时间正好赶上妻子预产期临近,直到临行前,李庆昆才向家人道出了实情。

  痛苦磨砺着朱雷的内心,逼着他去重新审视自己。朱雷意识到过去自己只关注到狙击手表面的风光,却没有认真去了解狙击手的精神世界。血与火的实战洗礼,不仅让他收获了宝贵的实战经验,更让他发现了自己内心的脆弱。

杨磊展示佩戴的奖章

“孩子出生还不到半个月,我也是作足了心理准备,甚至想着可能会有争吵,没想到家人特别理解,父母和爱人没有一句埋怨,只有鼓励和支持。”意外之余,李庆昆内心对他们也多了一分愧疚。

  “我要让‘狙击手’奖章名副其实!”通过参加与外军狙击手的交流集训、全军特种兵比武等许多重大活动,朱雷的知识阅历不断得到丰富完善,思路和眼界更加开阔,长期困扰自己的负面情绪慢慢消失。

  演讲前,杨磊向大家介绍了一枚奖章。这是他获得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骨干集训考核第一名之后,荣立个人一等功的奖章。杨磊说,这枚奖章象征着“枪王”称号,时刻提醒着自己刻苦训练,永远不能松懈,更提醒着自己不忘参军的初心。

李庆昆告别刚出生17天的儿子,再次踏上赴马里维和的征途。成为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后,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上一次主要确保高质量完成具体任务,这次作为指挥官,除了完成任务,还要保障整个队伍战友们的安全。”

  两年后,成熟自信的朱雷取出“狙击手”奖章佩戴在胸口,岁月的积淀让它更加熠熠生辉。

  当过志愿军的外公曾教导杨磊:“好男儿就应该去当兵!”。从小,军人的种子便在杨磊的心中种下了。2005年,杨磊终于实现了“军营梦”,来到了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生前所在的部队。

去年6月8日,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遭受恐怖分子枪击。一人当场死亡,另外两人出于对中国的信任,跑到10公里外中国二级医院求救,由于血源不足,联合国从马里首都巴马科紧急调运血源,李庆昆受命去机场取血。

  经历比奖章更可贵

  他所在的这支部队,在战争年代以敢打恶仗、硬仗著称。“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杨磊始终以这样的信条激烈着自己! 

“途中,取血车队被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当他们检查时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后,放下了对准我们的枪口,并直接示意放行。”那一刻,李庆昆内心紧张之余,更多的是激动。“走出国门,亲身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带给我们的安全感。”

  朱雷

  从“十佳新兵”到“丛林枪王”

两次执行维和任务,李庆昆带领官兵5次成功规避恐怖袭击,带队执行大小任务280余次,每次行动都是乘坐第一车、冲在第一线,负责最危险的方向。

  奖章虽然珍贵,但我更珍视它背后的那份磨炼与成熟。难得的实战经历,让我零距离接触了真枪实弹的生死较量,它带给我的绝不仅仅是实战经验、战场体验那么简单,更使我从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军人信念、价值追求进行了审视、完善与提升,这对我来说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入伍后,作为一名装甲步兵,杨磊在新兵连考核时,拿下了3个单项第一,被评为旅“十佳新兵”。

李庆昆的爷爷是一名抗战老兵,二叔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战。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军人坚毅正直、无私奉献的形象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选择从军有长辈的嘱托和期望,更多的是对军人的崇拜和向往。”上学时,李庆昆就有了从军报国,奉献青春的理想。

  (鲁彦楠 图片摄影:罗 沙)

  2013年5月,在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骨干集训考核比武中,只当了7、8年步兵的杨磊,面对很多参加过国际比赛、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兵,以951.5的总分获得个人总评全军第一名,被评为“全军优秀狙击手”,被誉为“丛林枪王”。

然而,真正走进军营后,他可没少吃苦头。

图片 4

李庆昆选择当一名侦察兵,但他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身体素质跟不上,总拖班排后腿。

集训中的杨磊

“刚入伍的时候,我是个体重200斤的胖子,排长、班长看到我直咧嘴,身边战友也投来异样的目光,那天晚上我蒙着被子哭了一夜。”李庆昆说,从那天开始,他便决定提升自己。

  制定“优秀狙击手超越计划”

为了跟上训练,李庆昆对自己“毫不客气”。一天跑3个5公里,感觉快要晕倒的时候,就自己抽自己嘴巴。连着投4箱手榴弹,胳膊疼到吃饭拿不起筷子。每天坚持俯卧撑、仰卧起坐和蹲起各做500个,累得上厕所蹲不下,小便尿血……新兵下连时,李庆昆瘦了45斤,5公里成绩成为全连第一。“我想在最苦的环境里、最严格的训练中磨砺提高自己。”

  从“十佳新兵”到“丛林枪王”,这中间的辛苦,只有杨磊自己知道。训练期间,他给自己制定了“优秀狙击手超越计划”,一有空就翻看《狙击手手册》等教材。为了改掉一些习惯性的小毛病,在训练时他把玻璃和弹壳放在枪口,还有头顶、肩头、腰部、肘部等一切可以动的部位,这样身体产生任何微小的颤动都会导致弹壳掉落。

入伍第一年,他就通过了军区“特战精兵”认证;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军区认证为“猎人”“优等狙击手”……入伍14年,李庆昆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17处伤疤。一次参加山地攀登训练,他从12米高的悬崖上意外跌落,后脑及后背大量出血,仅休养5天,就忍痛爬起来再次投入训练。

  在全军山岳丛林地狙击作战集训比武中,10个科目有8个杨磊都几乎没练过。其中最难的一项就是按图行进,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每次上室外课他都带份地图,不懂就问,最后终于甩掉了“图盲”的帽子。最终,在正式考核那天,面对很多参加过国际比赛、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兵,杨磊16发子弹发发命中,以总分951.5分的成绩夺冠。

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李庆昆取得了3金1银1铜、综合第一名的成绩,荣立一等功。

图片 5

在全军范围内参加比武,对李庆昆来说,机会难得。经过军区层层选拔、李庆昆最终成为代表军区参加比武的8人中的一员。

  训练时战士把弹壳放在枪口

筹备比武时,李庆昆经历了此前的军旅生涯中从未有过的异常严格的训练。临近比武的前一周,他突发急性肠炎,面对水米未进、腰伤病痛、超强度作业的重重考验,他咬牙忍痛与全军特战精英展开激烈角逐,最终取得了优异成绩。

  强军兴军,要在得人

刻苦训练之余,李庆昆的理论学习也从不懈怠。

  目前已经是连长的杨磊,身份慢慢从普通战士成为了一名基层队伍的管理者、传承者,为部队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成为他的一项新责任。

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他专门买了一个笔记本,并在扉页写下“不辜负血洒疆场的前人、不愧对继往开来的后人、当好红军精神的传人”自我激励。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讲过:“青年时代,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高尚。”作为一名新时代的青年军人,李庆昆无论平时工作训练多忙,都坚持理论学习不间断,摘录相关论述、撰写心得体会,积累了10万余字理论笔记和学习体会。

  强军兴军,要在得人。建设强大的军队,关键是要有能够承担起这一艰巨任务的现代军人。作为一名来自基层部队的全国人大代表,杨磊很关注军队对人才的培养。他认为,部队培养一名技术性比较强的人才,至少要五年以上时间,这其中比较耗时的是人才进步的门槛较高。他希望,今后部队里能多一些学习培训机会,同时进一步完善士官院校对人才的培养,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凝聚强大力量。

前不久,李庆昆荣获第23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4月30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召开,还在执行维和任务的他通过网络第一时间找到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原文进行学习。“我要像习主席希望的那样,砥砺前行、奋发有为、艰苦奋斗,特别是身为军人,更要履职尽责、提升打赢本领,做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用实际行动担当新时代历史使命。”

图片 6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杨磊在指导新兵训练

图片 7

  吴昌洁在《央广演讲台》

  作风优良是我军的鲜明特色和政治优势。习近平主席强调:“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军人民军队的性质永远不能变,老红军的传统永远不能丢,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永远不能改。”

  全国人大代表、陆军第75集团军某特战旅指挥通信连战士吴昌洁表示,她在本届两会中关注的内容就是《传承红色基因,赓续优良传统》。她认为,现在,在网络化、信息化的大背景下,传承红色基因、进行理论教育不能再用以前那样陈旧的方法,要想方设法通过基层战士能接受的方式、感兴趣的方法来创新教育模式,使年轻的基层战士能更好理解优秀传统。

图片 8

  军事记者李琳在《央广演讲台》

  谈及军事人才培养,央广军事记者李琳说:我国正在加快健全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几个月前,全军开了军事教育工作大会,定的基调就是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未来,基层官兵们、向往部队的有志青年,也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舞台,成就自己的梦想。

图片 9

  本期节目主持人泽华(右二)与嘉宾合影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重大科技创新成果是国之重器、国之利器,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须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创新。3月7日20:30,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科第十四研究所所长胡明春将登上央广演讲台,演讲题目《我和中国雷达》。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大学校长、博士生导师沈满洪,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煤化所碳纤维学科带头人、研究员吕春祥,也将走进直播间,共话如何走好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

  主创人员:

  总监制:蔡小林

  总策划:李伟

  编审:杨超

  编辑:刘宇华、刘婷婷、刘千里、方亮、子文、吴卓胜、夏震宇、商越洋、杨扬、孙玲娟、何璐璐

  主持人:泽华

  新媒体:刘千里、徐秋韵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展望强军梦宏伟蓝图,曾常从噩梦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