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签署指令打造,指挥部由四星上将领导

2019-11-17 04:19栏目:外国军情
TAG:

  资深军事评论员马尧指出,太空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在夺取信息权,建立战场信息系统,保持信息优势方面具有其他手段所无法企及的优势。因此,美国建立太空军,其主要意图就是扩大对于其它国家的军事优势,从而夯实美国霸权的基础。 

特朗普签署指令打造“天军”,国会能通过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跟五角大楼“确认过眼神”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朝他的太空军梦想进一步发起冲击。19日,他签署一项指令,要求美国国防部起草成立太空军法案,并提交给国会。

  特朗普签署了建立天军的行政命令。  东方IC 图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中文网19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18日下令成立美国武装部队的第六大军种——太空军。他表示,太空军与空军分开但平等。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图源:环球网)

在指令中,特朗普放弃了去年6月要求太空作战力量独立成军的想法,转而让太空军首先在美国空军部下组建。尽管自己做出妥协,特朗普仍兴奋不已,确信开启了在空天领域应对敌人威胁的“重要进程”。那么,太空军能否最终成形?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让美国人在太空存在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必须拥有在太空中的统治地位。我们也肯定能做到”。美国副总统彭斯8月9日在五角大楼关于组建“天军”的演讲中指出。

据报道,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当天在白宫召开了一次会议。特朗普在会前说:“美国在太空只有存在是不够的。美国必须在太空拥有主宰地位。”他之后表示,“我们会有‘空军’,还会有‘太空军’,分开但却平等。它会成为一支力量的。”

  “让美国人在太空存在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必须拥有在太空中的统治地位。我们也肯定能做到。”美国副总统彭斯6月9日在五角大楼发表讲话时宣布,美国到2020年将建成美军第六军种——太空军,并指出,太空军不会从零开始建造,这是将太空军作为美国军队第六大分支的关键一步。

起初将隶属空军管辖

  当天,副总统彭斯和国防部长马蒂斯一同现身五角大楼,介绍了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天军组建方案。此时距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国防部启动相关进程仅过去了7周。

特朗普与前几届政府都曾提出成立太空军的想法,而美国国内对此问题的意见不一。有支持者说,这将让五角大楼更有效率。

  此外,彭斯还公布了五角大楼关于美国太空军的详细计划,包括建立太空发展机构、发展太空作战部队、建立太空司令部等。

特朗普19日签署一项指令,要求美国国防部起草成立太空军法案,“为组建太空军奠定框架”。五角大楼首席发言人查尔斯·萨默斯表示,该文件将在“未来几周”提交给国会。

  据美国太空新闻网9日报道,彭斯在五角大楼作了题为《关于国防部国家安全航天构成的组织和管理结构的最终报告》。尽管此前曾有保留意见,但报告明确无疑地表明五角大楼已赞同组建“天军”。该报告原本打算在上周发布,但按白宫要求在最后时刻做了修改。

但是一些军方官员对此持批评意见。空军参谋长戈德费因上将去年在国会听证会上说,单独成立新的军种将“把我们移往错误的方向”。国防部长马蒂斯之前也反对单独成立太空军。他去年10月致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说,在军方侧重减少管理费用并整合作战努力之际,他反对成立新军种并增加组织架构。此外,成立太空军需要国会批准预算,在这个问题上国会仍有分歧。

  组建太空军是特朗普自就任以来始终坚持的军事改革目标之一。早在2017年12月,美国白宫在其公布的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中就表示,将强化美国的竞争优势,增强军事、核力量、太空、网络和情报等方面的竞争力;2018年3月,特朗普就“预告”,将在美国军队中增加一支“太空部队”;2018年5月,特朗普又重申,打算增加一个新的军事部门,那就是第六部门“太空战队”;2018年6月,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程序。而近日特朗普在彭斯宣布该消息后不久便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这一计划的热情,并说道:“太空军要来了!”

白宫当天发布消息说,特朗普签署“太空政策指令—4”,称这是“确保美国主导太空大胆和具有战略性的一步”。这份指令说明,五角大楼将组建第六军种,即太空军,起初将隶属空军管辖,最终目标是成为美国武装力量一个独立分支。

  新组建的“天军”分将由先前存在的部门组成。彭斯说,“‘天军’不会从零开始组建。五角大楼将引导整合航天资源,将其纳入‘天军’。这个军种将通过威慑恶意活动保护经济,确保我国空间系统满足国家安全要求,并向盟国部队提供至关重要的能力。”美国军队分为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天军”成立后会与他们处于平等地位。

美国武装部队目前的五大军种是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和海岸警卫队。多数与太空相关的军事活动目前由空军督管。

  而特朗普的这一“雄心壮志”也曾遇到来自五角大楼的阻力。路透社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017年致信美国国会,反对组建太空军,认为那样做可能“致使太空行动范围变窄、甚至变为区域性(行动)”。但马蒂斯近日明显“变调”,在回答记者“是否支持组建新的太空作战司令部”问题时,他说:“是的,绝对是。”

国防部一名官员上周透露,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预计将签署一份备忘录,指导美国空军部长威尔逊组建一个团队,敲定五角大楼太空计划的细节。五角大楼还将设立一位向威尔逊汇报的太空军副部长,以及一位向太空军保障主管汇报的四星级副参谋长。

  报告给出了启动组建“天军”所需采取的四个步骤,目标是要在几年内组建一支完全独立的“天军”,具体需花多长时间要看国会着手通过相关立法的速度。现在,无需任何新立法,利用现有权限,国防部将组建天军的几个构成部门。第二阶段则要求国会把这些构成部门合并起来,从而形成美国的“天军”。

图片 4

  美国彭博社报道称,批评人士认为,组建太空军会增加官僚程序和成本,而支持者则称,美国需要这个新军种来确保在新战斗前线上的防御主导地位。

官方文件显示,组建太空军有三个目标:在竞争日益增强的领域强化美国参与竞争、遏制和取胜的能力;组织、训练并装备具备下一代作战能力的太空战斗人员;在精简机构的基础上使作战能力最大化。

  五角大楼将立即采取以下四项举措: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东厅举行的国家空间委员会会议上签署了一份“太空政策指令”。 东方IC 图

  资深军事评论员马尧对中国南海新闻网指出,太空军,也就是俗称的“天军”,指的是部署在人造卫星之上的军事力量。

从“星球大战”到“太空军团”

  一是组建航天发展局(Space Development Agency),以快速和成规模地发展和部署航天能力。报告称,这是加快创新和告别繁文缛节的需要,空军已经开始对其航天与导弹系统中心进行转型,但五角大楼将“通过组建联合性的航天发展局来加快这一转型进程,并将其扩展到所有军种”。

美天军呼之欲出 空域争夺战愈演愈烈

  从狭义的角度出发,太空部队指的是太空上的进攻与防卫系统,例如天基的导弹发射与兵力运送。相比起基于陆地、空军的火力和兵力投送,天基的进攻系统可以无障碍直接跨过敌国国境线,在敌国的头顶上进行直线打击。而广义上的天军还包括军用侦察卫星等辅助系统,在现代战争中,侦察卫星便是战争中的“耳目”,令敌军的一举一动表露无遗。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周二表示,相比去年底特朗普要求国防部组建的新“太空司令部”,太空军将行使不同的安全职能。

  二是建立具体的太空作战部队(Space Operations Force),以向作战人员和航天发展局提供专项技能,并在危机时期大力发挥专项技能。

来源:中国航天报·飞天科普周刊

  随着军用卫星、电子战装备等高技术武器装备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作战行动往往在空、地、海、天等多维领域同时展开,每一个空间都成为整个战场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因此,传统的以单一军兵种为主的协同作战,已很难适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作战的要求。以比敌人更快的速度建立战场信息优势,形成信息空间的“非对等透明”,是现代战争争夺的焦点。

前者的主要任务是组织作战行动并指挥作战力量(就像美国中央司令部监督美国在中东的作战行动那样),而后者则以组织、训练以及装备致力于太空安全的部队为己任。“两者皆需,互不妨碍。”

  三是建立“天军”领导与保障职能(Create the governance and support functions of the Space Force),这些职能有不少内容都需要对美国现有法律进行修改。国防部将制定一项立法方案,作为2020财年预算周期的一部分供国会考虑。彭斯表示,政府将单独设立一个直接与国防部长对接的文职职位,负责监督“天军”的发展。

“有实无名”的美国天军

  马尧总结道,太空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在夺取信息权,建立战场信息系统,保持信息优势方面具有其他手段所无法企及的优势。因此,美国建立太空军,其主要意图就是扩大对于其它国家的军事优势,从而夯实美国霸权的基础。

特朗普新签署的指令还要求五角大楼在180天内为新的太空军提供预算,并在90天内提出有关太空司令部作战行动授权的修改建议。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下月可能提出要求,只需要2020财年预算中拨出1亿美元新资金,用于组建太空军。

  四是确立由四星上将或司令领导的美国“天军”指挥部(Stand up a U.S。 Space Command),负责领导空间资产的使用。美国“天军”指挥部将负责指挥“天军”的运用。这也将需要由国会授权一位四星上将,除非国防部动手减掉一个现有的四星司令部。

从狭义上来说,所谓天军就是伴随着新军事革命而诞生的与陆军、海军、空军相对应的独立军种。

  针对特朗普宣布着手建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6月1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进行了回应,他强调,外空是全人类共同财产,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更反对把外空作为战场。希望各方共同努力,切实维护外空持久和平与安宁。

特朗普去年6月提出希望组建太空军,并使之独立于海、陆、空军,以及海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卫队,成为美军第六大军种。这一想法一直由美国副总统彭斯推动落实。彭斯曾表示,希望在2020年底前组建太空军。

  按照彭斯的说法,特朗普将呼吁美国国会在未来五年拨款80亿美元支持“天军”的建立。

天军主要是以航天飞机、空天飞机、载人飞船、空天母舰等为作战平台,以弹道导弹、运载火箭、军用卫星、定向能武器、动能拦截器等航天兵器为主要作战手段,以太空为主要战场,遂行空间作战任务的战略力量。

  来源:海外网

彭斯把美国组建太空军表述为回应对手的潜在威胁。他尤其提到俄罗斯和中国,称俄罗斯一直在设计一种机载激光器,扰乱美国的空基系统。此外,特朗普政府的2019年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也敲响了空天安全的警钟,并呼吁建立太空导弹拦截系统以应对朝鲜、伊朗等国的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彭斯作报告时,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在现场,以表明五角大楼对组建“天军”的支持。据防务新闻网站8日报道,8月7日,曾明确反对组建“天军”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改变了态度。马蒂斯称,五角大楼已同意特朗普关于太空的构想,将会把太空看作一个新的战场,并且考虑先建立一个作战司令部,随后逐步推进“天军”的建立。

航天领域的竞争愈演愈烈,巨大的战略利益使许多国家将目光投向太空,加强航天部队的建设是未来军事作战的迫切需求。天军作为未来的第四军种,也必将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作战力量。

  作者:栾雨石

“太空存在真正的军事威胁吗?”彭博社发问。文章指出,眼下存在的主要威胁并不是好莱坞电影中的星际舰队激光大战,而是一国从地面使用弹道导弹等手段瘫痪或摧毁敌国卫星,来惩罚或遏制对手。

  马蒂斯甚至放话,一定会促使国会通过该计划,“一切都在总统的指示下稳定推进”。

图片 5

  本期编辑:张莎莎

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有关太空军事威胁的担忧至少可以追溯到冷战时期。最令人耳熟能详的莫过于里根政府的“星球大战”计划,目的是攻击苏联的外太空洲际战略导弹和航天器,但该计划仅仅停留在研究阶段。之后则是美国导弹防御局使用“萨德”系统摧毁高空导弹。最近的一次是在2017年,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罗杰斯提出推动建立一个新的“太空军团”……

  对于美国组建“天军”的举动,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此前发表评论说,这一消息中最令人忧虑的是,它明确指出了其目的是确保在太空拥有优势。扎哈罗娃表示,这再次证明,美国抛出在太空部署武器的计划,目的是可能在那里展开作战行动。俄罗斯将最密切地关注华盛顿的这类动向,分析可能的后果。

美军曾经设想用一些巨大钨棒制成“上帝之杖”从太空平台投下,以极高的速度冲向打击目标

显然,特朗普从这些事件中汲取了灵感,成为第一个公开呼吁建立独立军事部门的美国总统。

  在6月28日举行的中国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就美国组建“天军”的相关问题进行提问。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将密切关注美方有关动向。外空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中方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更反对对外空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我们希望各国切实维护外空持久和平与安宁。”

美国天军的构想起源于1959年,到了1985年9月,美军成立联合航天司令部,正式组建军事机关和航天部队,集中执行太空作战任务,这标志着美国航天部队正式诞生。

舍“大天军”建“小天军”?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指出,《外层空间条约》、《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进一步切实措施》和《不首先在外空放置武器》等国际条约均禁止在太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外层空间部署武器。

2002年之后,美国随着军事转型的开展,更加重视航天部队的建设,并把航天部队建设任务赋予空军,成立了航空航天远征部队。

尽管彭斯吹响了“太空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号角,特朗普也在推文中意气风发地表示:“前进吧,太空军”,但半年多来太空军的组建还是悬而未决,原因在于国内质疑成立独立军种性价比过低。

与此同时,他们还提出了“空天一体”的空军转型目标,力争到2025年,美国空军的活动区域由“空中为主,空间为辅”转变为“空间为主,空中为辅”,使空军转型为航空航天军。

首先,这将消耗大量财力和人力。从财力上说,美国空军估算,组建独立太空军第一年耗资预计达到33亿美元,5年内所需资金接近130亿美元。从人力上说,太空军将配备1.3万人,除2400名总部行政人员外,约1万人负责操纵卫星、分析威胁或被派到其他地点服役。这就要求建立多层官方体制——军方领导、文职领导、装备、配套系统甚至是制服样式,一个都不能少。很多军方领导人、专家和国会议员质疑这一过程成本高、有些官僚主义,是不必要的形象工程。

其实,此次特朗普总统的提议并非空穴来风。早在去年6月,美国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就曾提出组建独立天军的提案。

其次,一些人认为目前空军已经能够胜任太空作战,缺乏建立新军种的必要性。民主党籍国会参议员比尔·纳尔逊认为组建太空军会“让空军支离破碎”。美国前宇航员马克·凯利则用“愚蠢”来形容特朗普建太空军的想法:“空军已经负责了,这是他们的工作,下一步是什么?把潜艇单独成军然后冠名‘水下军’?”

根据该提案,天军将归属于美国空军部和空军部长管辖,但享有独立的作战指挥、军种管理和预算分配权限,并成为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常设成员。

最后,特朗普的“建军”计划也打乱了国防资源的分配。先前,空军高层都是把预算和优先事项集中在传统的空中优势上,把太空管理作为冲突的附属战场。但特朗普的提议可能减缓现有的研究和项目,而把有限的资源投入“烧钱”的太空军事项目上。

这个提案件实际上就是赋予了天军在太空侦察、资源管理、作战和队伍建设方面的主导权,基本包揽了美军现有的全部太空军事力量。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网络研究中心主任杜文龙表示,美国空军此前反对特朗普建独立太空军(“大天军”)的想法,在于他们认为“空、天”是一回事,是自然延伸关系,如果在同一物理范围内有第二个军种,二者相互挤压、碰撞会逐渐增多。“就像冷战之前,各军种互不买账,造成彼此权力和能力的隔离。”

不过,这一提案最终遭到了五角大楼和美国空军的联合剿杀,未能获得通过。虽然没能得到正式的名分,美国天军仍将一如既往地默默担负着守卫“最高边疆”的重任,等待“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

“但现在,如果建的是‘小天军’,即让天军成为空军的高端部分,难度要小得多,美国国内各方妥协的可能性增大。”

图片 6

杜文龙说,“具体表现在两方面:第一,特朗普与空军的分歧有所弥合,一方面在军事上建立了高点优势,在地球轨道上形成新的军事能力,完全没有耽误特朗普的目标,另一方面管辖关系理顺,符合国防部的构想。第二,特朗普、军方与国会矛盾会降到极致,由于‘太空军’建立的第一阶段有美国空军先前的投入作为基础,向国会要钱就不至于太多,是微强度长周期投资,军费压力不大。”总之,如果以“小天军”方式推进,让国会点头就有了比较好的基础和条件。

激光武器击中美国空军卫星遐想图

一支被“吹出来”的部队?

初露峥嵘的天军装备

有分析称,美国所有军种均是在实战中显现重要作用后成立的,只有太空军是被“吹出来”的,是特朗普渲染所谓“太空威胁”后付诸讨论的。为组建太空军找理由,美国还发明了一个新词:“太空自由”。目的就是为推进外空军力建设和先进武器研发寻找借口。

50多年前,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就曾说过,“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夺取制天权将成为未来夺取制空权、制海权和制地权的前提。以美国和俄罗斯为代表,各国都采取了一系列发展空间军事力量的举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事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其实,美国为维持太空领域霸权地位,曾有过另一种主张:克林顿政府时期,不少军方人士倾向于制定太空安全规则,通过军控等手段限制别国对美国的空天安全构成挑战。

图片 7

然而,随着美国军事技术力量的上升,它退出了《反导条约》《中导条约》,接下来难说会不会续签新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可见说到底,为了追求军事绝对优势,美国会竭力摆脱各种技术、经济、国际法的束缚因素。

美国波音公司天基电磁炮概念图

在该分析人士看来,美国组建太空军、确保在太空的主导地位和军事优势,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口号。近年来,美军一直在加强太空作战能力,在攻击性航天装备方面投入巨大——无人航天飞机、反卫星武器和天基攻击武器系统等都是美军重点发展的武器系统。加强太空军事力量建设势必成为美国不可逆转的目标。

美国空军计划发展反卫星武器、空天飞机、定向能武器、动能武器等太空武器,并规划了43个系统,包括天基武器、全球攻击系统、轨道作战飞行器、轨道机动飞行器等,使空间力量从作战支援向空间作战乃至向地面投入战略力量方向全面迈进。

有评论指出,随着冷战的结束,太空竞赛一度淡出全球视野。然而近期,美国在太空领域动作频频。外媒指出,太空军如果成形,从长远看将破坏大国战略平衡,可能掀起一轮代价高昂的太空军备竞赛。

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空间武器计划,俄罗斯也提出了针锋相对的空间武器计划。

俄罗斯计划把空间作战武器系统分为两大部分:空间攻防作战武器系统和空间保障作战武器系统。

在空间进攻作战中,俄罗斯设想反卫星作战将成为主要作战样式,包括使用陆基高能激光武器打击近地轨道敌军用卫星、使用轨道轰炸机或“太空雷”对付敌近地轨道卫星、使用载人空间战斗站打击敌卫星、使用轨道飞机和航空航天飞机对敌卫星实施攻击。

以美国和俄罗斯为代表,围绕着争夺空间战略制高点的空间攻防体系建设已经被提上了重要的议事日程。

控制空间、夺取空间优势的战役已经打响,空间攻防武器装备已经成为各军事强国争先发展的焦点。

图片 8

太空激光器攻击效果图

竞相发展的各国天军

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及太空战略意义的不断提升,世界各国都意识到太空领域的重要性,纷纷效仿美国,提出自己的天军发展计划。

2015年8月1日,俄罗斯率先高调组建空天军。新成立的空天军以空军和空天防御军为基础,全面整合了航空、航天、反导、防空各类力量。

根据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命令,俄罗斯空天军的职能是负责航空兵、防空和反导值班力量的中央指挥,发射和控制俄罗斯在轨卫星群,实施导弹攻击预警和空间系统检测,实施空天一体作战任务。

图片 9

俄罗斯Nudo地基反卫星导弹发射车

印度1999年就有了建立航天司令部的设想。目前,印度已建立了完备的航天组织结构,掌握了制造和发射运载火箭、人造卫星、地面控制与回收等技术,建成了一套完整的空间体系。

与此同时,印度空军也已将外层空间列入了继海、陆、空之后的第四维作战空间,快马加鞭地向天军转型,并正在从多个方面为未来成立天军进行准备。

早在2003年,韩国国防部长就表示,韩军正式着手研究成立航天司令部的问题。韩国军队航天司令部的出现标志着韩国已将发展和建立自己的天军纳入了日程。

日本虽然不敢公开声称要建立天军,但暗地里却一直做着准备工作。法国正计划将空军的防空司令部改建为“空中-太空监视司令部”,空军司令部改编为“航空航天司令部”。而以色列自1999年以来,其空军就开始实施范围广泛的空间计划,包括自行研制运载火箭、卫星、微型卫星和数据搜集系统。

此外,还有英国、德国、瑞典、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航天技术发达国家,也都相继建立了自己的军事航天机构,负责军事卫星的发射、使用和管理以及军事航天计划的制定和实施,航天武器装备的研制和发展等,初步具备了建设天军的技术、装备、人力和财力。如果需要,这些国家都可在短期之内建立一支初具规模的天军。但是,由于航天技术、装备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从组建部队到形成战斗力还要走很长一段路程。

图片 10

图片 11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朗普签署指令打造,指挥部由四星上将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