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欲引进美军新系统强化反导对抗中国长剑1

2019-11-08 12:23栏目:外国军情
TAG:

  参考消息网8月17日报道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8月15日发表了题为《日本国防工业继续增长,但是否面临风高浪急?》的报道。

  来源:参考消息

  7月30日14时30分,日本海上自卫队首艘万吨级“宙斯盾”驱逐舰正式下水,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出席仪式并宣读命名书——“摩耶”号(舷号179)。

图片 1日本欲引进美军新系统强化反导对抗中国长剑10,日本新一艘宙斯盾舰下水。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爱宕级驱逐舰

  报道称,日本本土国防工业依然能持续从美国政府获得数量可观的合同,但是,由于通过美国对外军售计划采购的高价产品开支较高,且日本挺进全球武器市场的前景依然模糊,担忧仍然存在。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31日报道称,日本海上自卫队新型“宙斯盾”舰下水仪式30日在横滨市内举行,新舰被命名为“摩耶”号,预计2020年3月服役。海上自卫队计划拥有8艘“宙斯盾”舰,“摩耶”号为第7艘。“摩耶”号将首次具备实时共享敌方导弹、飞机位置的“协同作战能力”(CEC)。报道认为,在日本周边空域不断受到威胁的背景下,日本需要建立起世界首屈一指的防空能力。

  “摩耶”号将成为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第七艘“宙斯盾”驱逐舰。随着“摩耶”级的建造,预计2020年其将拥有8艘“宙斯盾”驱逐舰,规模仅次于美国海军,实力不可小觑。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欲引进美国“海军综合防空射控”系统。军事专家尹卓称,该系统将构建起成编队成体系的防空反导能力,提升美日联合作战能力。

  报道表示,日本防卫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上一财政年度,日本十大国防承包商获得了价值75亿美元的合同,其中9家入选《防务新闻》周刊百大国防承包商名单。两家承包商登上名单前50位,即三菱重工公司和川崎重工公司。

  报道称,曾担任海上自卫队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舰是象征一个国家军力的‘超级力量’。威慑力和运用效果不可估量。”CEC是一种即使自己舰艇雷达没有探测到,只要己方其他雷达探测到就可以拦截的网络系统,是海上自卫队多年来的心愿。池田说:“比起依赖一艘舰艇的探测能力来,共享多艘‘宙斯盾’舰情报,更能为拦截争取时间。”

图片 2

  今年9月19日,日本新安保法通过。不到一个月之后,日本自卫队在东京以南的相模湾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观舰式。观舰式上,美国“切斯劳维尔”号宙斯盾导弹巡洋舰备受日媒关注。因为此前早有传闻,日本欲引进美国的海军的“海军综合防空射控”系统,这将极大地增强其作战能力,和与美军协作的能力,而 “切斯劳维尔”号正是该系统中的一环。

  报道称,日本企业目前参与的项目包括新型自行火炮、装甲车、日本陆上自卫队步兵战车,且海上自卫队将获得更多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驱逐舰、多功能驱逐舰和潜艇。

图片 3

  “摩耶”号下水仪式。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7月11日发表题为《日本可能将加强海军导弹防御》的文章。文章称,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此前在日本众议院的一个答辩环节中披露,日本正在“研究”引进美国的“海军综合防空射控”系统系统来对抗中国的“长剑”-10巡航导弹,后者已经成为日本的一个重大关切问题,特别是这种导弹如果从中国空军轰-6轰炸机中发射出来的话。

图片 4

  图为下水仪式后在拖船帮助下出港的“摩耶”号

  从“金刚”到“摩耶”

  “海军综合防空射控”系统是基于美国海军的协同作战能力(CEC)网络,该网络利用数据链在E-2D“鹰眼”预警机和海军的携带有“标准”-6 型导弹、装备“宙斯盾”作战系统的舰船之间传输目标信息。这使得“宙斯盾”舰能够在实施战略弹道导弹防御任务的同时实施低空防空任务。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确定搭载CEC的只有“摩耶”号和2021年服役的第8艘新型“宙斯盾”舰,但防卫省还考虑与航空自卫队的E-2D预警机和美军舰艇共享情报。报道认为,日本周边国家正在迅速增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力量,要进行对抗,离不开日美构建高度的拦截网络。

  美国“宙斯盾”系统的出现,让水面舰艇防空反导能力有了质的变化。技术上的示范效应让“宙斯盾”成为各国防空反导舰艇发展的榜样,越来越多的“宙斯盾”战舰出现海上。

  具体来说,巡航导弹能够在海面上低空飞行,即便是宙斯盾舰上搭载的雷达也无法探测到这样低飞的导弹。但在CEC网络中,空中警戒的预警机可以探测到低空来袭导弹,并将警报信息发送给搭载有宙斯盾系统的巡洋舰,这样巡洋舰就可以发射标准-6型导弹拦截来袭巡航导弹。

  资料图片:日本海自金刚级驱逐舰“妙高”号,由三菱重工建造。(图片来源于网络)

  “摩耶”号也是首艘服役时就具备弹道导弹防御(BMD)能力的“宙斯盾”舰。它搭载最新的战斗系统,具备发射日美两国正在联合开发的“标准”-3 Block 2A新型拦截导弹的能力。与现行的Block 1A相比,Block 2A射程约提升一倍,可以在更安全的海域开展拦截作战。

  一向重视舰队防空能力发展的日本海上自卫队也注意到了这种动向,上世纪80年度末期就开始与美国接触引进“宙斯盾”系统。当美国海军第一艘DDG51“阿利·伯克”号“宙斯盾”驱逐舰在1991年7月4日服役的时候,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第一艘日本版“阿利·伯克”级在一个多月后的1991年8月26日下水,并命名为“金刚”级。该级驱逐舰的首舰“金刚”号于1993年3月25日服役。“金刚”级总共建造了4艘,分别是“金刚”号、“雾岛”号、“妙高”号和“鸟海”号,全部在1999年之前服役,舰名沿袭二次大战时代旧日本海军旗下的巡洋战舰或重巡洋舰,4艘“金刚”级分属四个护卫队群成为旗舰,成为当时“八八舰队”中的防空支柱。

  这种能力将被用在两艘新的、已经订购的爱宕级“宙斯盾”驱逐舰上,这两艘驱逐舰将自动与“海军综合防空射控”系统最新的“基线9”系统的参数相匹配。

  报道称,不过,出于对中国迅速发展的军事实力以及朝鲜核武器与弹道导弹项目威胁的担忧,人们越来越担心,由于日本采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F-35隐身战斗机和弹道导弹防御相关系统等高价防御武器时,越来越依赖美国对外军售计划,本土公司能获得的国防预算份额将减少。

  另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7月30日报道成,随着日本继续加强防务力量,该国首艘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新型导弹驱逐舰进行了试水。

  “金刚”级服役之后,2004年,日本开始在“金刚”级基础建造“爱宕”级,之后又在“爱宕”级基础上建造了30日下水的“摩耶”级。在“宙斯盾”防空驱逐舰发展上,日本参照了美国“阿利·伯克”级的发展路线,即根据技术发展和军事需求,不断改进,从而发展了多个构型。“金刚”级主要参照“阿利·伯克”Flight1构型,没有机库,只有直升机甲板,“爱宕”级Flight 2A构型为蓝本设计建造,建造了两艘,最大的区别是增加了直升机机库,并使用了改进型“宙斯盾”系统,最新的“摩耶”级则参考了Flight 3构型,采用新的动力系统和最新“宙斯盾”系统。

  尹卓指出,日本金刚级、爱宕级驱逐舰采用美国的宙斯盾系统,拥有很强的反导能力,可拦截弹道导弹,但是对于掠海飞行的巡航导弹的拦截能力却大幅下降。美国要实施空海一体战,除了面临弹道导弹对航母和机动舰艇的威胁外,还面临着水面舰艇和潜艇发射的掠海飞行的巡航导弹,特别是超音速、亚超结合的新型反舰导弹的威胁。为此,美国提出了“基线-9”这样将反导和防空紧密结合,构建起成编队成体系的防空反导能力。这样的能力也是日本急需的,因此日本也想引进“基线-9”,这样今后美日联合作战的能力会上一个新台阶。

  防务省数据显示,日本2016财年通过美国对外军售计划采购的武器装备开支比2011财年增加10倍,从3.9亿美元增至44亿美元,创下了纪录,不过本财年这一数字将略有下降,预计为36亿美元。

  美媒援引日本防卫省的说法称,日本海上自卫队订购的2艘27DDG级驱逐舰中的第一艘“摩耶”号在位于横滨的日本海事联合公司矶子造船厂举行了下水仪式,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出席了此次仪式。

图片 5

图片 6

  报道称,这艘新型驱逐舰重8200吨、长170米,配备了“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和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SPQ-9B雷达系统,该雷达系统能够在强干扰环境中发现并追踪低空飞行、高速及难以侦测的反舰导弹目标。“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相当于日本版的“宙斯盾”基线9/BMD 5.1系统。

  在“宙斯盾”防空驱逐舰发展上,日本参照了美国“阿利·伯克”级的发展路线,性能不断提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款驱逐舰还能够发射目前由美国和日本联合研发的用于弹道导弹防御的“标准”-3 Block 2A导弹。同时,日本也被视为是“标准”-6导弹的潜在客户,这种导弹可用于对付空中、水面和某些类型的弹道导弹目标。

  “摩耶”级满载排水量达到10400吨,比“爱宕”级重500吨,成为日本首艘万吨级防空驱逐舰。其主要武器装备与“爱宕”级保持一致,包括1门127毫米主炮、96单元MK-41垂直发射装置、“密集阵”近防系统、8联装反舰导弹和鱼雷发射装置等。“摩耶”级计划建造两艘,另一艘正在建造之中,预计明年下水。两艘“摩耶”级加入海上自卫队后,将替换上世纪80年代服役的两艘“旗风”级防空驱逐舰,其防空驱逐舰阵容也将实现全“宙斯盾”化,进一步提升舰队的防空反导能力。

  资料图片:日本海自装备的苍龙级柴电潜艇。(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本报纸《每日新闻》此前曾报道说,27DDG级驱逐舰将配备协同作战能力系统。根据一项价值15亿美元的对外军售计划,美国国务院在2015年8月批准日本采购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该军售案还包括“宙斯盾”基线9系统、AN/SPQ-9B雷达系统和其他与这2艘战舰相关的设备。

  与“金刚”级、“爱宕”级采用全燃推进不同,“摩耶”级采用“燃-燃-电联合”(COGLAG)推进,也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种采用这种推进方式的“宙斯盾”战舰。该系统由两台推进用燃气轮机、发电用燃气轮机和两台推进电动机组成,高速时齿轮箱将两台推进燃机和两台推进电机联合驱动螺旋桨,低速时则只使用电动机驱动螺旋桨。在快速占位、航渡和高机动情况下使用联合驱动,在反潜作战中可以仅使用电动机驱动,减少噪声对声呐的影响,满足反潜安静性的需求。

  报道称,增加美国对外军售计划开支给日本政策带来了压力,政策要求加强本土国防工业,在满足国防需求方面实现自主。

  该报还报道说,日本正考虑为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E-2D“鹰眼”预警机装备CEC系统,这样可以把飞机和战舰的侦测及追踪传感器连接起来,为战舰和战斗机提供“综合火力控制能力”,以抵御空中和导弹威胁。

图片 7

  在自主政策下,日本国防工业生产了当前服役的所有日本海上自卫队舰只,直到最近,日本战机都是自主生产的,不过这种情况随着三菱F-2战机的停产于2011年告一段落,F-2是根据美国洛马公司F-16“战隼”战斗机进行大幅改造及加大尺寸的战斗机。

  日本订购了4架E-2D“鹰眼”预警机,这些预警机都将于2020年交付。

  “摩耶”级将替换上世纪80年代服役的两艘“旗风”级防空驱逐舰,日本海上自卫队防空驱逐舰实现全“宙斯盾”化。

  报道称,日本国防工业追求自主的障碍之一在于,由于日本国防市场很小,且需求独特,本土产品采购及维持成本较高。

  预计“摩耶”号驱逐舰将在2020年进入日本海上自卫队服役,迄今尚未命名的第2艘该型驱逐舰将在2019年下水,2021年开始服役。

  进击的海基反导战力

图片 8

  得益于搭载更新型号的“宙斯盾”作战系统,“摩耶”级驱逐舰拥有更强的防空反导能力。“摩耶”级搭载的“宙斯盾”作战系统是“宙斯盾”基线9型的日本版,与美国海军现役最新的“阿利·伯克”级Flight 2A构型所采用的“宙斯盾”处于同一水平。与“爱宕”级搭载的“宙斯盾”基线7.1相比,其强化了数据处理计算机、增加了协同交战能力(CEC)、具备更优异的超地平线防空能力和弹道导弹拦截能力。此外,系统弄还整合了最新的多功能拖曳阵列声纳系统(MFTA),有助于提升反潜战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协同交战能力(CEC)通过高速数据链和数据融合系统将外界与本舰的数据进行融合,大大扩展了网络内各个战舰节点对外界态势的感知能力,并依托外界传来的数据进行A射B导的第三方交战能力。装备了CEC系统的军舰可以依靠预警机或是外围战舰的雷达,发射标准系列防空导弹进行跨地平线低空防空作战,这样单舰对掠海反舰导弹的探测拦截距离就从约20-30公里提高到120公里甚至更远,可以进行分层多次拦截,无论是亚音速还是超音速反舰导弹突防成功率会大幅降低。美国海军到2010年已经有53艘战舰和24架E-2C预警机具备协同交战能力,预计到2020年将增加到250套协同交战能力系统,在美国海军全面普及协同交战能力。

  资料图片:日本空自装备的F-2战斗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 9

  [延伸阅读]军情锐评:高度警惕!日本新宙斯盾舰或可削弱中国反舰威慑力

  “标准”-6可在超视距拦截掠海飞行的反舰导弹,大幅提升舰队抗饱和打击能力。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31日报道称,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一艘“宙斯盾”战舰下水仪式于7月30日在横滨市举行,该舰被命名为“摩耶”号,预计将于2020年3月服役,该舰的最大卖点是搭载了“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曾担任海自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舰是象征一个国家军力的‘超级力量’。威慑力和运用效果不可估量。”那么“摩耶”号的作战能力究竟如何?是否有宣传的那么强大?对日本海自的战力提升又有何帮助?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CEC系统最能发挥类似于“标准”-6这样的远射程防空导弹,该防空导弹射程超过260公里,在CEC系统的支持下,该导弹可以在160公里外拦截低空掠海飞行的反舰导弹或巡航导弹,而以往只能50公里内抗击掠海飞行目标,“标准”-6和CEC系统结合的意义不言而喻。目前,“标准”-6导弹还在螺旋式升级之中,升级的目标是增强抗击反舰弹道导弹的能力,最终将成为一种能够对付反舰导弹、反舰弹道导弹和飞机的多用途导弹。预计,日本未来将引进“标准”-6导弹,以弥补“标准”-2系列和“标准”-3系列之间的战力空白,增加拦截层次,增强舰队抗击反舰导弹和反舰弹道导弹的能力。

  舰名继承二战日本重巡 最后被美潜艇击沉

  在反弹道导弹上,“摩耶”级将装备最新型的反导拦截弹——“标准”-3 Block 2A导弹。该导弹由美国和日本联合研制的新型反导拦截弹,研制工作由美国雷神公司和日本三菱重工共同承担,日本公司主要参与导引头、轨控和姿控发动机、二级火箭发动机和蚌式结构头锥,研发总成本约为20亿美元。与标准-3 Block 1系列拦截弹相比,其采用了直径更大的火箭发动机,射程约2500千米,射高约1500千米。此外,由于导弹尺寸增大,导弹可以使用尺寸更大的动能弹头,配备了性能更好的焦平面红外成像探测器,探测距离和识别能力都有提高,对中程弹道导弹具有更强的拦截能力。2017年2月4日,标准-3 Block 2A导弹进行了首次导弹拦截试验。试验由美国导弹防御局(MDA)、日本防卫省、美国海军联合完成。

  此次下水的日本最新驱逐舰“摩耶”号(舷号179),为日本海自装备的第7艘“宙斯盾”战舰,其舰名实际继承自二战日本海军的高雄级重巡洋舰3号舰“摩耶”号,和此前服役的6艘“宙斯盾”战舰的舰名一样,均有浓厚的“军国主义复兴”意味。最早服役的4艘金刚级驱逐舰除3号舰“妙高”号(二战妙高级重巡)、4号舰“鸟海”号(高雄级重巡4号舰)外,另外2艘均沿用了二战金刚级战列舰的舰名(“金刚”和“雾岛”)。之后的2艘爱宕级(又称“金刚改”)驱逐舰,舰名分别继承自高雄级重巡2号舰“爱宕”号,以及妙高级重巡“足柄”号。

  日本目前拥有4艘搭载了“标准”-3Block 1导弹的“宙斯盾”战舰,另外2艘未搭载该导弹的“宙斯盾”战舰也正在进行改装,预计在2019年前,可具备拦截弹道导弹的功能。两艘“摩耶”级服役后,日本将拥有8艘具备海基反导能力的“宙斯盾”战舰,加上“标准”-3 Block 2A导弹具有更强的拦截能力,日本海基反导能力将进一步提高。由于亚洲其他国家未装备实战型海基反导系统,未来一段时间,“摩耶”级的海基反导能力将继续称雄亚洲。

图片 10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二战日本重巡“摩耶”号的模型封绘图,该舰的艏楼前只有2座主炮塔,比姊妹舰少一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战“摩耶”号重巡的名称源自日本兵库县的摩耶山,其所属的高雄级(首舰名称源自京都附近的高雄山,与台湾高雄市无关),是二战前日本建造的最后一级“条约型重巡”(吨位和舰载火力受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日本则称其为“最强条约重巡”。“摩耶”号重巡全长203.7米,满载排水量1.27万吨,最大航速35节,火力配备包括4座双联(共8门)50倍径203毫米主炮,6座双联127毫米高射炮,4座四联610毫米鱼雷发射管等。受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危机影响,当时负责建造工作的川崎神户造船厂几乎破产,后来在日本海军的介入下勉强动工,竣工后的“摩耶”号的主炮火力实际要弱于另外3艘姊妹舰(均配备有10门203毫米主炮),但相应增强了防空能力,在整体作战性能方面,该舰在当时世界上处于先进水平。

  “摩耶”号于1932年6月投入服役,于1937年7月参加了日军入侵中国海南岛作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曾先后参与日军入侵马来西亚、菲律宾、瓜达尔卡纳尔岛、阿留申群岛、马里亚纳等一系列战役。1944年10月,“摩耶”号随另外3艘姊妹舰一同参加了莱特湾海战。当年10月23日,其所在的日军舰队在巴拉望岛水域被美海军潜艇发现,其中“摩耶”号被美军“鲦鱼”号潜艇误认作金刚级战列舰,在通过巴拉望水道时连续被4枚鱼雷命中,短短8分钟内就沉没了,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图片 11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2018年7月30日,“摩耶”号(179)导弹驱逐舰在横滨举行下水仪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的“摩耶”号驱逐舰继承这一舰名,恐怕是沾不到“前辈”的光。果不其然,在7月30日的下水仪式上,布置于舰艏的彩球未能顺利打开,这无疑不是个好兆头。“摩耶”号导弹驱逐舰全长170米,标准排水量8200吨(满载排水量将超1.1万吨),尺寸虽与“前辈”不相上下,但作战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除一门127毫米舰炮,和96单元垂发导弹系统外,该舰将搭载“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相当于美军的“宙斯盾”基线9系统,具备海上反导能力)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SPQ-9B雷达系统,该系统能够在强电子干扰环境中发现并追踪低空飞行的高速反舰导弹目标。

  新舰能借预警机隔山打牛 CEC系统成力量倍增器

  据《产经新闻》报道称,曾担任日本海自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CEC是一种即使本舰雷达未能探测到,只要友军其他(舰载或机载)雷达探测到目标,就可以协同拦截的网络化火控系统,这是海自多年来都想实现的目标”。他还补充说:“比起只依靠单艘战舰的探测能力,这种系统能同时共享多艘‘宙斯盾’战舰的作战情报,更能为(反导或防空)拦截争取时间。”

  “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是美国海军于1987年开始,在C3I(“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指挥自动化技术系统基础上,为加强海上防空(反导)作战能力所研发的网络化作战指挥控制通信系统,其最大特点就是可以利用网络技术,将一个航母打击群中的各艘战舰上的雷达、火控系统、武器系统与舰载预警机(未来还包括有人隐身战机、无人机、高空监视飞艇等)联网,实现实时作战信息共享,使每艘战舰都能及时掌握战场态势和敌军目标动向。

图片 12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如图所示,CEC系统可借助预警机探测地平线另一侧的敌军导弹,使拦截舰能在更远距离上探测到敌军反舰导弹,还能借助友军战舰提供目标数据支援,并发射“标准”6导弹拦截。

  关于CEC系统的有效性,美海军近年为应对“反区域拒止/介入”(A2D)能力,已在以CEC系统为骨干的基础上,发展出名为“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NIFC-CA)的作战系统,并进行了试验。2016年9月12日,美海军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举行的试验中,首次成功利用一个雷达地面站,将一架F-35隐身战机通过“多功能先进数据链”(MADL)传送的敌军目标数据,传送给了一个海军“宙斯盾”系统,后者在获得数据后发射一枚“标准”6舰空导弹将模拟目标摧毁。

  即使是功率和性能再强大的雷达(不论陆基,还是舰载),都会受到地球曲率的影响,无法探测到地平线另一侧的目标。此外,这2类雷达还容易受到地形、海面杂波等客观因素干扰。但像“摩耶”号这样的“宙斯盾”战舰在配备CEC系统后,其舰载“宙斯盾”系统配备的SPY-1系列相控阵雷达,就可以接收来自空中E-2D“先进鹰眼”预警机提供的目标数据,发射“标准”6远程舰空导弹,打击舰载雷达探测范围外的单个或多个目标,实现“隔山打牛”的效果。这一作战能力也是日本海自所梦寐以求的,为此,日本已订购了4架E-2D预警机,预计将于2020年交付。

  从上述性能指标中,我们不难看出,在“摩耶”号和另一艘目前在建的同型舰(第8艘“宙斯盾”战舰)服役后,日本海自的海上防空和反导能力无疑将大幅提升。特别是通过CEC系统,日本海自的战舰在未来还能与美海军战舰和预警机联网作战。尽管目前海自宣称只在这2艘战舰上配备CEC系统,但并不排除在试验后,在另外6艘“宙斯盾”舰及其他战舰上配备CEC系统的可能性。利用CEC这一“力量倍增器”,日本海自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以及巡航导弹的“饱和攻击”威慑能力,这点是值得人们高度关注的。(文/黄晋一)

图片 13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下水仪式后在拖船帮助下出港的“摩耶”号。

  (2018-08-07 00:06:00)

  [延伸阅读]加强反导!日本拟用陆基“宙斯盾”拦截巡航导弹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日本《读卖新闻》10月18日发表题为《日本考虑让陆基“宙斯盾”系统拦截巡航导弹》的报道称,据多位政府相关人士透露,为强化导弹防御态势,日本政府考虑让拟引进的陆基“宙斯盾”系统除了拦截弹道导弹外,还能够拦截巡航导弹。

  日本政府计划2023年左右在国内部署两套陆基“宙斯盾”系统。该系统搭载日美正在联合开发的“标准”-3 Block 2A新型拦截导弹,可在超过1000千米的高度拦截弹道导弹。日本政府准备在此基础上,让该系统搭载可应对巡航导弹的多功能型“标准”-6防空导弹。

  美国将可同时应对巡航导弹、战斗机等低空攻击和弹道导弹威胁的构想称为“综合防空与导弹防御”(IAMD)。目前正在推进拦截导弹和情报共享系统的开发与实战部署。

  “标准”-6是美国开发的防空导弹,是IAMD的核心,射程在300千米以上。“标准”-6可根据预警机探测到的雷达信息实施拦截。对于在低高度飞行且地面和舰载雷达不易捕捉信号的巡航导弹,“标准”-6也具备较强的应对能力。此外,“标准”-6还可拦截中近程弹道导弹。“标准”-6虽然不能像“标准”-3 Block 2A那样,靠两套陆基“宙斯盾”系统就能覆盖日本全境,但可以实时守卫首都圈等重要根据地免受巡航导弹的威胁。

  在下半年的预算申请中,防卫省计划投入21亿日元(约合1870万美元),用于购买试验用的“标准”-6导弹。防卫省打算在装备陆基“宙斯盾”系统前,先在“宙斯盾”舰上进行部署。“宙斯盾”舰搭载的“标准”-6主要着眼于拦截飞机和反舰导弹。

图片 14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陆基“宙斯盾”系统效果图。

  (2017-10-19 09:52:55)

  [延伸阅读]日本民众欲阻止陆基“宙斯盾”部署 担心电磁辐射有害健康

  参考消息网7月27日报道 日本《每日新闻》7月26日发表了题为《防卫省推迟陆基宙斯盾部署地调查招投标的报道》的报道。

  防卫省25日宣布,将推迟为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开展的秋田县、山口县2个陆上自卫队演习场合适度调查招投标工作。当地自治体批评“政府在部署计划和对周边民众影响的说明方面做得不够”,要求防卫省在招投标前进行补充说明。关于陆基“宙斯盾”系统,引进的费用比防卫省原来的说明增加很多,在野党批评防卫省只重速度不重效果。

  防卫省计划举行普通招标会,选择在秋田县新屋、山口县萩市等两地的2个演习场开展地质测量和调查的业者,但招标日期从8月2日推迟至9月12日。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24日在会见记者时还称“现阶段没有考虑推迟”,但因顾及当地的反对声音,改变了方针。

  防卫省6月向秋田县和山口县等相关自治体传达了部署计划。尽管也面向周边居民召开了说明会,防卫相小野寺五典为了寻求理解也进行了实地访问,但秋田县和萩市批评称“具体计划不明了”、“没有消除不安情绪”等,要求推迟招标会。居民除了对高功率雷达发出的电磁波(辐射)对人体产生的影响感到不安外,还质疑政府为何在美国与朝鲜对话氛围增强的情况下加快引进系统。

  另一方面,关于引进费用,防卫省曾介绍说“每套系统约1000亿日元(约9亿美元)”,但由于采用最新型雷达,两套系统费用增至2500亿日元左右,如果算上购买拦截导弹的费用,总金额还会飙升。

  国民民主党共同代表玉木雄一郎25日称,朝鲜已经半年以上没有发射弹道导弹。而朝鲜发射弹道导弹是日本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的依据。他批评说:“不能轻易地引进必要性存疑的导弹防御系统。”

图片 15

  资料图片:美军在罗马尼亚部署的陆基“宙斯盾”系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7-27 12:08:01)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001.com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欲引进美军新系统强化反导对抗中国长剑1